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论坛 家园 广播 积分充值 淘帖 马甲 签到 快捷导航 APP下载
穿针引线服装论坛»论坛 服装圈子 深圳服装联盟 步步惊心
2019顺丰工服设计大赛评选结果正式公布2019“市长杯”中国(温州)工业设计大赛第五届濮院杯PH Value针织设计师大赛2020“中华杯•太酷”大学生毕业季服装设计大赛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步步惊心

[复制链接]
查看: 29097|回复: 317
跳转到指定楼层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发表于 2006-7-25 19:31:13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步步惊心>>  作者:桐华
贝 勒 府 篇楔子  

  2005年,深圳

  华灯初上的街道,比白天多了几分妩媚温柔,张小文一身浅蓝色的职业套装,齐肩的秀发,在昏黄的灯光下显得有些疲惫。刚要进楼门想起浴室的灯泡的坏了,又转身向楼旁的便利店走去。

  开门,打灯,踢鞋,扔包,一气呵成。张小文从阳台上把沉重的梯子一点点挪到浴室,然后试了试平衡,然后小心翼翼地上了梯子,一边想着,唉!没有男朋友的坏处显现出来了,突然感觉脚一滑,随着“啊!”的一声惊叫,人已经摔了下来,身子后仰着重重摔倒在瓷砖地上,一动不动。

  清朝康熙41年,北京

  湖边的一个两层高的小阁楼,两个年幼的十三四岁的小姑娘面对面站着一动不动,穿鹅黄衫子的象是已经赏完湖景,正要下楼,着浅蓝色衫子的象是上楼上到最后,再跨两步,马上就可以欣赏到美景。因楼梯较窄,一个人走富裕,两个人想同行,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两个人谁都不想给对方让路,又都觉得我硬走过去,她肯定要让的。然后两人都提脚,迈步,挤在了一起,穿浅蓝色衫子的小姑娘因为在下方不好用力,脚一滑,“啊!”从楼梯上滚了下来。摔在楼下,不动了。


[ 本帖最后由 浪子77 于 2006-7-25 19:34 编辑 ]
单选投票, 共有 8 人参与投票
61.54% (8)
15.38% (2)
15.38% (2)
7.69% (1)
您所在的用户组没有投票权限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9:37:19 显示全部楼层
贝 勒 府 篇第一章  

  正是盛夏时节,不比初春时的一片新绿,知道好日子才开始,所以明亮快活,眼前的绿是是沉甸甸的,许是因为知道绚烂已到了顶,以后的日子只有每况愈下了,一如此时我的心情。已是在古代的第十个日子了,可我还是觉得这是一场梦,只等我醒来就仍然有一堆的财务报告等着自己。而不是在康熙四十一年。仍然是芳龄25的单身白领一个,而不是这个才十四岁的满族少女。

  十天前,浴室的灯坏了,我换灯泡时从梯子上摔了下来,醒来时已经是在这具身体前主人的床上了,据丫鬟说我是因为从阁楼的楼梯上摔了下来。然后昏迷了一天一夜。而对我醒后一切都忘记了的“病情”,大夫说是惊吓过度,好好调养,慢慢就能恢复了。

  “二小姐,我们回去吧,虽说已经过了正午,可这会的地热气才是最毒的,您身体还没有完全好呢!”姐姐的陪嫁丫鬟巧慧在旁劝道。

  “好!姐姐的经也该念完了”我一边转身,一边应道。

  我现在的名字是马而泰.若曦。而我的这个白得的姐姐叫马而泰.若兰,是清朝历史上颇有点名气的廉亲王八阿哥允禩的侧福晋,不过现在八阿哥还未封王只是个多罗贝勒,而且也未需避讳雍正的名字而改名,所以应该叫胤禩。姐姐的性格说好听了是温婉贤淑,说难听了是懦弱不争,一天的时间里总是要花半天的时间念经,我猜恐怕是不太受宠的,至少我在这里的十天,从未听到八阿哥来。不过从这十天来看她对这个妹妹却是极好的,从饮食到衣着,事无巨细,唯恐我不舒服。我心里叹了口气,如果我不能回去,那我在这个时空也只有她可以依靠了。可是想着未来八阿哥的下场,又觉得这个依靠也绝对是靠不住的。不过那毕竟是很多年后的事情,现在也顾不上了。

  我们回到屋中时,果然姐姐已经在了。正坐在椅子上吃点心,见我进屋,她带点嗔怪地说:“也不怕热气打了头。”我上前侧坐在她身旁笑说,“那就有那么矜贵呢?再说,我这么出去转了转,反倒觉得身体没有前几天那么重了。”她看了看我的脸色说:“是看上去气色好了一些,不过现在天气正毒着呢,你可别在这个时候再出去了。”我随口应了一声“知道了。”

  冬云端着盆子过来半跪着服侍我洗手,我一边暗笑着想,知道是知道了,照不照做下次再说。巧慧拿手巾替我擦干手,又挑了点琥珀色的膏脂出来给我抹手,闻着味道香甜,只是不知道什么做的。

  弄完了正准备挑几块点心吃,突然觉得奇怪,抬头看,姐姐一直盯着我呢,我心里一跳,用疑问的眼神看回去。她又突然笑了“你呀以前最是个泼皮的性子,阿玛的话你都是不往心里去的,摔了一跤倒把人给摔好了,温顺知礼了。”我松了口气,复低头去看点心边笑问“难不曾姐姐倒希望我一直做泼皮。” 姐姐拣了块我爱吃的芙蓉糕递给我,“再过半年要去选秀女了,也该有点规矩了。哪能一直混吃胡闹呢?”

  一口芙蓉糕一下子卡在喉咙里,大声的咳嗽起来,脸挣得通红,姐姐忙递了水过来,巧慧忙着帮我拍背,我连着灌了几口水,才缓过劲来。姐姐在一边气笑着说,“才说着有规矩了,这就做这个样子给人看,可没人和你抢!”我一边擦着嘴,一边心里琢磨,该怎么办?该怎么办?告诉她我不是你妹妹若曦?肯定不行! 最后心思百转千回,也没有一个主意。只能安慰自己,不是还有半年的时间呢! 最后只能若无其事地问姐姐“上次听姐姐说,阿玛在西北驻守,我也是三个月前才到这里,难道是是因为选秀女的原因,阿玛才把我送过来的吗?”“是啊,阿玛说额娘去世的早,你又不肯听姨娘的话,越管越乱。想着你倒还肯听我几句,所以送来,让我先教教你规矩。”

  这几天我是早上吃了饭就去溜圈子,晚上吃了饭又去溜圈子,这是我现在唯一能想出来的锻炼方法了。虽说简单,但效果是很不错的,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这个身体象是自己的了,不象初醒来的几天,总是力不从心的感觉。这日巧慧陪我溜完一大圈子,两人都有些累,假山背后正好有块略微平整的石头,巧慧给我铺好帕子,我坐了下来,然后拖她也坐在旁边。太阳刚刚下山,石头还是温的,微微的风吹在脸上,带着点凉意,分外舒服。

  我半仰着脸,看着头顶的天空,因为天色渐黑,蓝色开始转暗但仍然晶莹剔透,看上去是那么低,好似一伸手就能碰到它。我心想这的确是古代的天空,在北京读书的时候唯一一次看到类似的天空是在灵山上。正在感慨,听到巧慧说道,“二小姐,你的确是变了呢!”,这句话这几天姐姐老说,我也由开始的紧张到现在的不太在意了,仍旧看着天空问道“哪里变了?”“你以前哪能这么安静,总是不停的说话,不停的动,老爷说您是头‘野马驹子’!”巧慧停了一下,然后慢慢说到“您摔了之前,常常劝主子少念经,我们还庆幸着终于有个人劝劝主子了,可现在您也不提了。”我低下头来,看着巧慧,她却一碰我的目光就把头低了下去。

  我想了想,也慢慢说道“姐姐现在这样很好。”巧慧低着头,声音略带着颤说,“很好?都两年了,别人后进门的都有了!”我不知道该如何给她解释,难道说告诉她八阿哥将来下场凄凉,现在越亲近,将来越受伤害。叹了口气,说道“远离了那些子事情对姐姐未尝不是件好事情,姐姐现在心境平和,知足常乐。我看不出来哪里不好。”巧慧抬头看了我一眼,似乎想看我说的是不是真心话,最后侧过了头说“可是府里的那些人……”我打断她的话说“抬头看看天空,看看这么美丽的天空,你会把那些个不开心的事情都忘了的。”她有点反应不过来愣愣地抬头看了下天,又看了看我,还想说什么,可是我半仰着头看着天一动不动,她终是把话咽了回去,也随我呆呆地看着天空了。

  突然传来一阵笑声,从假山侧面转出两个人来,领先的身量较矮,略微有点胖,大笑着对后面一个说“这小丫头有意思!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怎么说起话来竟象已经历世情的人,不合年龄的老成!”巧慧一看来人,立即站了起来躬身做福,“九阿哥,十阿哥吉祥!”从到这里以来还没有见过外人,我一时愣在那里,看到巧慧请完安后才突然反应过来,也急忙躬身请安,心里却直为刚才他所说的话打鼓,我又忘了我现在的年龄是14,而非25了!

  前面笑着的那个,也不说话,只是用手模着下巴上下打量我,我心想这个应该是十阿哥了,侧后站着的那个身板格外挺直的,应该是九阿哥了。九阿哥平平的说了声“起吧!”我和巧慧直起身子,站在那里。我心里想着原来我首次见到的是传说中的草包和毒蛇,一边琢磨刚才的话有哪句不妥当,可毕竟没有说什么不敬的话,即使被他们听去了,应该也没有什么吧?!。十阿哥笑问到:“你是马而泰家的?”我抬起头,正对上他带笑的眼睛,又忙低下去回到“是!”他好像还想说些什么,九阿哥催道:“走吧,八哥还等着呢!”十阿哥一拍脑袋,一边急忙从我们身边走过,一边大嚷着:“是啊,我一看热闹就把正事给忘了!走,走,走。”九阿哥从我身边过的时候,我感觉他的目光好像从我身上快速得绕了一下。等他俩走过,我抬头看着他俩得背影,一边想着刚才十阿哥得样子,感叹倒“古人诚不欺我”,真是有点草包的样子,不禁笑了起来,笑容刚展开,正对上十阿哥回转的脸,一下子有点僵。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9:38:36 显示全部楼层
往回走时,巧慧一直不说话,不知道是因为刚才有点被吓着了,还是对我不满。我也一直在想着刚才的事情,如果我那可怜的历史知识属实,十阿哥肠子可没有几道弯,只怕刚才的事情他是肯定会告诉八阿哥的,至于八阿哥会有什么反应,我拿不太准,那只能先给姐姐说一声,虽不至于有什么大事情,但有个准备总是好的。心里拿定了主意,也快到了,我慢了慢脚步说:“我总是希望姐姐能过得好的,放心吧!”说完也没有管巧慧什么反应就快步进了屋子。

  姐姐正侧卧在床上,小丫头跪在脚踏上给捶腿,我做个禁声的手势,找了正对着姐姐的椅子坐下。要搁在现在,恐怕追姐姐的人要不排个营也肯定有一个连。下巴尖尖,我见尤怜,肤色尤其好,细白嫩滑,在灯下看来更是晶莹。

  姐姐睁开眼睛,看我正在打量她,让丫鬟扶起来,靠着垫子坐好,边笑问,“你现在是越发静了,回来了也不说话,我有什么好看的?”我也笑着说“姐姐若不好看,这好看的人只怕也不多了。”丫头端了水给姐姐,我看姐姐轻抿了两口,复递回给丫头,又半眯着了。我淡淡说道,“刚才在园子里碰到九阿哥和十阿哥了。”姐姐等了一会见我没有下文了,睁眼看了我一眼,然后就对旁边的丫头说,你们都下去给姑娘准备一下沐浴用的东西,旁边的丫头们都退了下去。我站起来,走到她身边坐下,把晚上的事情都说了一遍。姐姐听完也不说话,只是看着侧边的美人屏风。过了一会,她才叹道,“妹妹,你真长大了!”她替我理了一下耳边的碎发,温柔地看着我说,“你现在不象是个十四岁的小姑娘了,倒是好象是一跤摔大了十岁。”我心里想,的确是摔大了十岁。

  那日过后,虽想着没有说什么越矩的话,可心里还是担着一层心事,不过三天过去了,也没有什么动静,这心就渐渐得放回平处去了。只是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谨言慎行。

  中午睡起午觉,去给姐姐请安,看周围得丫头婆妇都一脸喜洋洋的样子,姐姐脸上反倒是淡淡的,不禁问道:“怎么了?”姐姐没有接话,笑了一下,但还未展开却又收了回去,涩涩的。巧慧倒是开心的回道“爷身边的小厮刚过来传话,说爷晚上过来用膳”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好沉默地坐着。姐姐看我不说话,许是以为我害怕,就微笑着说,“没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又转向冬云吩咐“你回头给小姐打扮妥当了,晚上虽是平常的家宴,不用太正式。不过呢,今儿晚上是姑娘头回见爷,礼数是断断不能缺的。”

  古代的梳头,画眉,穿衣,这些我是一点不会,由得丫头们张罗,我乖乖做木偶人就好了。心里却一刻不曾闲,想着来这里前,看过的清宫戏中,这位八王爷可一直是雍正的死对头。能让雍正视作对手,恨得牙痒痒的人,也肯定绝非一般。心里倒开始企盼晚上了,觉得象是去见偶像,而且是面对面的私下会晤。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9:39:21 显示全部楼层
 - - - - - - - - - - - - - - -

  我在凳子上扭了扭,穿成这样实在是遭罪。晚膳的时间早过了,可是八阿哥却是迟迟不来,我心问,难道是好事多磨?立即呸道,这也算是好事,大夏天的,穿得和个粽子一样,坐在这里傻等算哪门子的好事?刚开始的那股子新鲜劲也渐渐消失了,越发坐不住,站起来,从丫头手里抢过扇子,一阵猛扇,姐姐皱了皱眉头,说道,“哪就那么热了?”我一边扭着腰,一边扇着扇子,一边说,“要是再不来,我就回去换衣服了。真是受活罪!”话音还未落,就看见帘子挑了起来,三个人鱼贯而入,走在前面的十九二十岁的样子,身材颀长,穿着月白色长袍,腰间系着碧色腰带,上面悬着一块同色玉佩。面如美玉,目如朗星,我暗赞,这八阿哥长得虽有点阴柔了,但仍然是个美男子。算是没有白受罪。看着我打量他,他眼神里一丝惊诧,嘴角噙笑的仔细看了我几眼。此时满屋子的丫头仆妇已经都俯下了身子,我这才反应过来,忙也俯下了身子,唉,我好象一直没有习惯这拜来拜去的规矩。

  他微笑着扶起姐姐,说了声“都起来吧!”然后笑对姐姐说,“有点事情耽搁了,回头我和九弟,十弟还有事情商议,所以就一块过来。因是一时起意,所以也没有叫人通知你”姐姐笑了笑,说“这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情。”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都坐定后,丫头服侍着擦脸,洗手,姐姐转身出去吩咐外面的太监传膳。我在旁边站着,心里想着,姐姐阿!你怎么把我给忘了呢?九阿哥面无表情,十阿哥还是那一副痞子样,自打进门,就时不时地瞄我一眼,八阿哥嘴角带笑,好象是有点累了,微眯着眼。姐姐转身进来,微笑着说“可以用膳了。”八阿哥点点头,这才睁开眼睛,看着我笑问,“这是若曦吧?前段日子说你身子不太好,现在调养得怎么样了?”我回到“好得差不多了”八阿哥又笑说,“你身子刚好,别站着了,坐吧!”我看了姐姐一眼,见姐姐没有什么反应,就坐了下来。

  席间八阿哥时不时和姐姐笑着说几句话,九阿哥默默地吃着东西,反倒是十阿哥,许是我和他恰好坐了个斜对面,他是边吃饭,边笑眯眯地看着我。胃口极好地样子,而我本来就因为天气热没有什么胃口,他又这么瞅个不停,我是越发地难以下咽了。心里想,我对他而言算不算是“秀色开胃菜”。我偷偷瞅了一圈,看没有人注意我,立即抬起眼睛狠狠地盯了回去,十阿哥正边吃边瞅得开心,冷不防我这一盯,愣在那里,筷子含在嘴里,竟忘了拿出来,就这么愣看着我,我盯了几秒钟,看着他那个傻样又觉得可笑,抿着嘴笑了一下,复低下头去吃饭,低头时眼神不经意一扫,发现姐姐,八阿哥和九阿哥都看着我。我心一跳,再不敢抬头了,只是低头快吃了两口,可一下子又呛住了,侧着身子,扶着桌沿一边捂着嘴咳,一边对姐姐摇手表示没事。听到十阿哥的大笑声,可我是再不敢去看他了,装做若无其事的样子漱口,接着吃饭,只是感觉脸上火辣辣得。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9:42:11 显示全部楼层
贝 勒 府 篇第二章  

  离湖不远的一株大树下,我穿着一身嫩黄的衫子,背靠着大树正在读宋词。昨天和姐姐特地要了宋词。因为以前偏爱宋词背了不少,两相映照着读就能认识不少繁体字了。

  想想我在现代也是苦读了十六年书,自认为也算是一个知识女性,可到了这里,变成了个半文盲。前日,因平时负责书信往来的太监不在,我就自告奋勇给姐姐读信,可一封信读来竟是一小半不认识,剩下得读出来的也带着点猜。在我什么,什么的声音中,信还没有读完,姐姐已经笑软在榻上了,“你说要读信,我以为两年不见,你倒是长进了。没想到,的确是长进了一点,会用什么代替不认识的字了。”姐姐笑得太厉害,短短一句话,断断续续说了半天才说完。我也是又羞又恼呆在当地,当即决定,不行,我要脱掉文盲的帽子。坚决要作知识女性。

  想到这里,我不禁自嘲得笑笑,幸亏是落在这具小姐身体里,吃穿不愁,否则只怕要生生地饿死我这手不能提,肩不能抗的人。眼角一扫看见草丛里几只蚂蚁,突然想起小时候掏蚂蚁洞的事情,不禁来了兴致,在这具小身体里,我也好象有点反老还童。拿小树枝挡着蚂蚁不肯让它走,走两步,就被我拨了回去,走两步,就又被我拨了回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9:43:05 显示全部楼层
正在偷笑,忽然觉得耳边呼哧呼哧地喘气声,一侧头,就看见十阿哥蹲在我旁边也正在看蚂蚁,我瞪了他一眼,再看旁边还有一双靴子,顺着靴子往上看,正好对上八阿哥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睛,赶忙站起来请安“贝勒爷吉祥,十阿哥吉祥!”十阿哥也从地上站起来,站在我旁边一副惫赖的样子,笑着对八阿哥说:“看着鬼丫头的样子,我还当什么好东西呢!看来我是太看得起她了。”我心想,让你看得起也不见得是荣幸。

  八阿哥笑问:“读宋词呢?”“我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书,回说“是!”十阿哥插嘴道“在看蚂蚁呢,摆了个读书的样子给人看罢了。”我侧头看着他,也不过十六七的样子,在我面前倒成了大爷。回道“你不知道一花一世界,一树一菩提吗?我看得是蚂蚁,可又不是蚂蚁。”他又有点愣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向八阿哥。八阿哥却笑着点头道“老十,你可要好好读书了!”又笑问我:“你看佛经?”我忙答道:“只是听姐姐念多了而已。”他笑了笑,转望着湖边,过了一会说:“念的是多!”我琢磨了一下,看他仍然是脸带着笑容,辨不出来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只能淡淡回到“求得只是心平气和。”他没有说话,只是笑看着湖面,旁边的十阿哥等了半天,好象插不上话,有些无趣,过去捡起地上的书问我,这些你都认识,我看着他挑衅的目光很想说,都认识,可事实搁在那里,只好说,“认-识-!是它们认识我,我不认识它们,不过我们正在彼此熟悉中。”他又是一阵爆笑,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看到十阿哥那副痞子样就有点暴躁,总是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经大脑的。八阿哥也笑着问我“那你如何让自己认得它们呢?”我想了想说“自己猜”十阿哥笑叫“这也行?!我们都不用请先生了,自管自己猜就行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9:44:18 显示全部楼层
八阿哥叹笑着摇摇头说了声,“走吧!”先行了。十阿哥也忙把书扔还给我,追了上去,刚走了几步,又转身问我,“我们去别院遛马,你去不?”我一听大是心动,从来了这里还没有出过院门呢!颇有点谄媚地跑上前去,“我这样能去吗?还有我姐姐那里怎么说?”他一边走着说“这有什么不能去的,给你找匹温顺的老马,让小厮牵着就行了。至于你姐姐那里,管我什么事情?”我看他又摆起谱来了,有心想刺他几句,可是又惦念着这难得的出门机会,只好―――忍――――。看他走得倒是不快,可我也要小步跑着才能跟上,我装做突然想出个好主意的样子说“八贝勒爷说得话,姐姐准是听的。”他看我一眼说“那你就去和八哥说吧!”我觉得自己能听见自己磨牙的声音,怎么这个老十是个顺竿子就往上爬得主呢?恼道“是你请的我,你要负责到底,要不我就不去了!”他斜睨了我一眼,一副你爱去不去的样子。我转身就往回走,他连忙拉住我说,“得!得!我去说,行了吧!”我这才笑看了他一眼,甩掉他的手,跟着他疾步快走。

  到了门口,小厮们迎上来说,马车已经备好了,早等着了。八阿哥也不说话,头里领着就上了马车,十阿哥也纵身一跳就上去了。跪在地上给我作脚踏子的小厮不过十三四岁,一脸的稚气,盯着他的背,可这脚是怎么也不愿踏到他背上去。十阿哥在车厢里嚷嚷着“磨蹭什么呢?”八阿哥正好坐在对侧面,笑了一下,把手伸了过来,我松了口气,让小厮让开,拉着八阿哥的手就着力,爬上了马车。十阿哥嚷着“麻烦!”一边往里挪了挪,示意我坐他旁边。马车开动了好一会,突然感觉胳膊一疼,我转过头瞪着十阿哥,他缩了缩脖子说,“你干吗,发什么呆,问你话也不回。”我脸一红,转过头去,不肯理他。刚才我一直在想,八阿哥的手怎么那么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9:45:31 显示全部楼层
我趴在窗口,一直往外看,街上人来人往,林立的店铺,好一派康熙盛世图!马车过处,人们都主动立往两边让路,所以人虽多,但马车的速度却不算很慢。我看着外面“咦”了一声,可转念一想又明白了,只是摇了摇头。十阿哥探出窗户头向后张望了一会,又缩回来,纳闷地问我“你刚才看见什么了?”我一愣,又一笑说,“看着什么不告诉你。”又看向窗外。他恨恨地瞅了我眼,不理我,可过了一会究竟是没有忍住,复问道“你刚才究竟咦什么?”我转回头,目视前方,不理他。十阿哥又推了推我,我说“告诉你可以,不过你也得给我点好处才行。”他惊叫“问问你看到什么而已,还要给你好处!”“话可不是这么说的,是我看见的有趣的玩艺,你要听当然要给点好处,难道你听说书的时候都是不付钱的吗?”我说完,又掀开帘子向外看出去。过了一小会,感觉我手里多了样东西,一看是张银票,他说“可以讲了吧?”我把票子扔回给他“哼!”“那你到底要什么?”我笑了起来,心想逗着你完的,还真不知道要什么。突然想起《依天屠龙记》,说“我这会子也想不起来要什么,这样吧,你以后答应我一个要求就行了。”看他想张嘴,我又接着说,“绝对不会是什么你做不到的事情。再说,你一个阿哥答应我一个小丫头的要求,又能有什么难呢?”他有点不甘,不过终于笑着说“好!我答应你!”我拍了拍手笑说“你可记好了,我可是有证人的”。上车后,八爷就一直闭目养神。这会听到我的话,睁开眼睛,看了十阿哥一眼,又笑看着我说,“记住了,可以说了!”

  “嗯,嗯!!”我清了清嗓子说“街上人很多,可马车行得很平稳,看见的路人都老远就让开了,可我们并没有表明贝勒爷坐在里面,我当时有点疑惑这怎么回事,所以就咦了一声。”“那你摇头呢?”我接着道“后来又想,这样的马车,绝非一般人能坐的。这又是在天子脚下,升斗小民也是多有见识的,所以即使不知道究竟坐得什么人,可知道让道总没有错的。至于说摇头,只是因为我想到自己成了狐狸而已。”“狐狸?”十阿哥疑惑地看着我,又转头看向八阿哥,八阿哥笑着说“狐假虎威”,十阿哥反应过来,刚要笑,又顿住,嚷道“就这样呀,这就换了我一个要求。”我看着他懊恼的样子,实在忍不住,低着头笑起来,一抬头看着八阿哥正看着老十也在笑。只不过这次的笑和以往好象很不同,我盯着思索,哪里呢?八阿哥一侧眸,正好对上我带着探究的目光,我们俩就这么静静得看着对方,最后还是我有些抵受不住,先转开了眼睛,低下了头。心里想,果然厉害,不愧是玩心眼长大的人,想当年我盯着我们班男生看得时候,无人敢正面迎我锋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9:47:43 显示全部楼层
我坐在桌前正在临帖,唉,我的毛笔字不提也罢,现在那是我心头一痛。这几日被十阿哥已经不知道嘲笑了多少次了。我也由刚开始的脸红到现在坦然受之。

  那日骑马玩得是十足开心,十阿哥就不用说了,为“满人马背上得天下”做了现场演示。就连略显单薄的八阿哥也是身手矫健,只是不能持久而已。我在马上坐了一会(别问我为什么只是坐着),觉得坐在马上还不如坐到草地上去,就索性坐到草地上远看着他们。回来的路上,十阿哥还嘲笑我说,象是汉人的小姐。我心想,本来就是汉人的小姐。只是回来后,虽因为八阿哥派小厮事先打过招呼,姐姐没有说什么,可脸色不是很好看。不过因为玩得开心,我觉得还是值得。

  从那日后,十阿哥隔三茬五的总会来看看我,有一日我问他“旮旯”怎么写,他也回答不上来,我们互相嘲笑对方几次,只好作罢。隔日,不知道怎么八阿哥知道了这件事情,让十阿哥告诉我,我有问题可以去问府里的关夫子,一个五十多的老头,住在府里的西边。这段时间若说我有大的收获,那就是我和十阿哥的革命友谊飞速发展。借用巧慧的话说,十爷是隔几日不被小姐刺几句,心里就窝得慌。我窃笑,他一小屁孩和我斗?!不过这么一来二去得,我觉得他已经不是那个我心中的草包了,也许胸无城府,文墨不通,莽撞冲动,有时还不讲道理,可是觉得他倒更象是我在现代的朋友,我不用去揣度他心底的意思,我可以直接地把我的喜怒哀乐在他面前表现出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2

主题

2184

帖子

4

听众

认证会员

【中国败家仔集团】首席马甲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引线币
3959
精华
1
注册时间
2006-7-3
在线时间
462 小时
积分
2196
威望
20
 楼主| 发表于 2006-7-25 19:48:25 显示全部楼层
我又写了几个字,觉得再难集中精神,也就索性搁笔了。透过珠帘隐约看到姐姐正在听一个小太监说什么,然后挥了挥手,小太监就下去了。我走出去,让丫头给我端茶过来,姐姐对我说“晚上,贝勒爷要过来一块用膳。”我喝了口茶,问道“十阿哥也过来吗?”姐姐摇了摇头,“不知道,说不准的事情。”她突然定了一下,吩咐丫头们都下去,坐到我旁边。我觉得架式不对,可又猜不出来她想说什么。只好也沉默着。姐姐一直看着我欲言又止,我实在忍不住了,只好问“姐姐,我们姐妹之间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吗?”姐姐点了点头,象是下定决心,仔细地看着我的脸问:“你对十阿哥有意思吗?”“啊!”我有点惊,忙道“这什么和什么呀?我们俩只是玩得来而已。”姐姐看我脸上的神色不是装出来的,松了口气说“没有就好!”紧接着又严肃地说“咱们满人虽没有汉人那么多规矩,可你一个姑娘有些分寸要把握好了。”我有点气又有点笑,气的是,说了几句话,玩了几次,还都是在别人的眼皮子底下,就好象我要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了,笑的是,姐姐和当年找我谈早恋问题的高中老师可真是象。

  八阿哥过来的时候,我和巧慧正在院子里踢毽子,我已经踢了四十下了,我现在的最高记录就是四十下,我想着要冲破记录了,所以明看见了他,但装做没有看见继续踢,巧慧和别的仆妇要请安,八阿哥做了个禁声的手势,大家只好都呆愣在当地看我踢毽子。45,46,47,唉,终是受不了这个诡异的气氛,自己停了下来。装做刚发现八阿哥的样子,慌忙请安,这才一院子的仆妇丫鬟们纷纷请安。八阿哥取笑地看了我一眼赞道“踢得不错!”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心里想,虚伪!这里的丫鬟踢得好的简直是好象全身上下到处都能踢毽子,而我只会用右脚踢,这也能是好?仆妇们挑起帘子,八阿哥率先进去了,我也随后跟着进去了,还不忘转头对巧慧说了声“记住了,47下!”站定了,发现正对着八阿哥站着,姐姐正低着头帮他挽袖子,我四周看看,不知道该干什么,就只好看着姐姐和他。姐姐挽好袖子一抬头看着我正盯着看他们,脸一红说道“杵在那里干什么?”我这才觉得是有些不太对,脸也有些红,转过头讪讪地说“就是不知道干什么,才杵在这里的。”八阿哥笑着说“这么多椅子,你不知道该做什么。”我心想,这是赐坐了,找了把椅子忙坐下。姐姐说,“你也擦洗一下,然后就可以用饭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下一页 »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穿针引线网为中国服装穿针引线!
穿针引线网成立于2001年,是服装行业深度交流平台,穿针引线网一直在以实际行动促进业界同仁的联合与中国服装行业的发展。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