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论坛 家园 广播 积分充值 淘帖 马甲 签到 快捷导航 APP下载
穿针引线服装论坛»论坛 服装应用 品牌/摄影/打版/跟单/平面/创业/市场/管理/历史 文字赏析 色狼是这样炼成的。(完整版)纯属分享好书
2019顺丰工服设计大赛第一届顺德(国际)香云纱服装设计大赛中国领带杯'第15届国际丝品花型设计大赛2019“裘都杯”中国裘皮服装创意设计大赛
第三届中国国际配饰设计大赛第十三届中国国际女装设计大奖赛征集第20届虎门杯'国际青年设计(女装)大赛第五届濮院杯PH Value针织设计师大赛
2019年“海峡杯”工业设计(晋江)大赛“雪莲杯” 羊绒服饰及手编作品创意邀请赛  
返回列表 发新帖回复

色狼是这样炼成的。(完整版)纯属分享好书

    [复制链接]
查看: 31703|回复: 171
跳转到指定楼层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09:59:58 显示全部楼层

色狼是这样炼成的。

也许,一切都是天意

  关于我们在校园里度过的美好时光,我不想再写了,因为实在是太多了。如果让我细细回忆,就算我每天不停地写,写一年传记也写不完。

  时间过得飞快,我快毕业了。我能顺利毕业,还得感谢悠悠,因为我有一门专业课考得很差,而且教那科的老师是B省大学出了名的“捕头”,不过幸运的是,悠悠经常和她一起打球,关系非常好,在悠悠的软磨硬泡下,“捕头”破例同意放我一马。从此以后,悠悠动不  
动就说她是我的贵人,有她相助,我定能化险为夷,永保平安。她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像个老道,逗得我前仰后合。

  毕业的时候,身边很多的恋人都分手了,其中有很多是因为感情以外的问题:工作就业的问题,以及家庭的干预……相比之下,我和悠悠算是幸运的,不但两人感情好,而且不用担心上述的问题,我毕业分配到C市直机关工作,等她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她比我低一届)。在大家看来,我们就是一对准夫妻。平时逛商店的时候,我们会特意看看家具和电器,规划一下将来家里的布置。

  记得那天下午,她给我打电话,让我下班之后陪她买东西(给她表姐买生日礼物)。下班之后我去接她,我们走了好几个商场,也没选定适合的礼物,后来我很失望地送她回家。

  在一个路口,突然一辆大车闯进我的视线……

  醒来之后,我感觉浑身难受,头疼得厉害。睁眼一看屋里有很多人,熟悉的、不熟悉的,我慢慢回忆之前的事情,我看着身边的人,看着他们的表情,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悠悠在哪儿?她怎么样了?”我疯了一样喊。

  “悠悠没事,在别的病房休息呢。”我爸和我说。

  我又看了看身边的人,“我妈呢?”

  “你妈单位有事,一会儿过来。”父亲也意识到他的回答很失败,没再说什么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不可能!我妈不会不来的,是不是……”我不敢想下去。

  我起身要去看悠悠,这时我才发现我根本起不来。

  “我想过去看看她。”我平静地跟父亲说。

  “医生说你现在不能动,等你能动了再去吧,她没事,也在休息。”

  “我、要、 现 、在、 去。”我一字一句地说。

  我爸哭了……

  我闭上眼睛,好像听见有人在喊医生,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醒来的时候,悠悠母亲坐在我旁边,我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她妈很坚强,说让我好好休息。

  “阿姨,让我再看看她吧,行吗?”

  她低头,哭了。

  他们推我去看悠悠,根据路线,我已经知道她在哪儿了……

  见到她的时候我没有哭,我很冷静,因为我知道旁边有人比我更难过。我不想让他们再次陷入悲痛……我轻轻地拉着她的手,闭上眼睛。

  尽管我亲眼看到了,可我还是觉得她并没有真正离开我,睁着眼睛看不到她,闭上眼睛全是她!

  我想,如果能把她的一半伤转移到我身上,哪怕我们都变成肢体不全的废人,只要我们还能在一起,我也愿意! 过去常看一些影视作品中有这样的情节:

  主人公说:我真希望离开世界的那个人是我,我宁愿替她去死!

  一直以为那只是作品中导演们编出来的,可当时我真的体会到了那种感觉。她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没有她,生活就没有意义。

  我最怕面对她的父母,相比之下,他们的痛苦要比我多,我住院的时候,她妈妈经常来看我,她怕我接受不了,其实我很清楚,她才是最伤心的人!

  “妈,你放心,我能行。”我说

  她摸着我的头,笑了,她的眼泪早就哭干了!

  “以后我就是你儿子!照顾你们一辈子!”

  她哭了……

  后来我和单位请了假,转回X市职工医院。身体渐渐恢复了,除了一些骨伤还需要时间,我基本上算是康复了,我回到她家,陪她父母。后来我发现,我在他们身边不但不能减轻他们的痛苦,反而更容易让他们触景生情,我决定回家。

  那段日子,我整天一个人呆在家里,不想和任何人接触,父母担心我,想让我尽快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其实,我也不想让父母为我担心,但是没办法,我无法忘记她,她把我的一切都带走了!

  1个多月,我没出过门,阿建常来看我,但是我不想见他,我知道他是来安慰我的,可是见到他心里更难受!我整天在房间里看照片,想一切和她有关的事!

  有一天,吃完饭回屋,发现照片不见了,我疯了似的,找遍房间也没找到。我给我妈打电话,她开始说不知道,后来看我都要发疯了她才承认。我摔了电话跑出门,在火车站,我买了一张去沈阳的车票。

  我只想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远离这个满是回忆的地方。

  “ 妈妈,下雪了。”邻座的小孩和他母亲说。

  我望了一眼窗外。其实那不是雪,只是风刮起了一些白色的漂浮物。

  下雪的,是我的世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10:00:36 显示全部楼层

色狼是这样炼成的。

下一站北京(1)

  看到旁边的母子,我想到了我的妈妈,她一定很担心我,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不应该让母亲再为我操心,近来,母亲消瘦了很多,白发也比以前多了,出事那天,父母到C市来看我们,当妈妈得知悠悠已经离开人世,当时就昏倒了……难过的人不止我一个,我这样出走,不等于是在他们的伤口上撒盐嘛!

  到沈阳之后,我走出很远,找了一个安静的电话亭,因为我不想让他们听出我是在外地  
,怕他们担心。

  电话刚响了一声就通了。

  “你去哪了?我们都在找你。”我表哥接的电话。

  “我妈呢?”我问

  “和你爸出去找你了,你现在在哪儿呢?你知不知道大家多担心你。”他说。

  “我没事,在家里呆着心烦,出来走走,我在同学家,过两天就回去。”我说。

  “那你打你爸手机,快告诉他们一声。”他说。

  “行,不过,他家电话有毛病,打不了手机,你先告诉咱爸一声,我一会儿往家打电话。”因为我知道我爸的手机有来电显示。

  过了半个小时,我又给家里打电话,是母亲接的。

  “妈,我出去走走,心情好多了,你别担心我。”我说

  “你可千万不能做傻事呀!照片我帮你收起来了,我怕你天天看,心里难过……”妈妈哭了。

  “妈你放心,我在采油厂呢,一个同学家,在这边住两天,散散心。”我笑着说。

  然后又聊了一会儿,总之让他们相信了我不会做傻事。

  我在沈阳的大街上漫无目的走着,在一个陌生的城市,的确可以暂时忘记很多事情。我买了一张地图,按上面的线路浏览沈阳城,晚上找地方喝酒,然后回宾馆休息……

  3天后买了回X市的火车票。

  回来之后,我感觉心情好多了,我是应该出去走走。阿建来看我,我告诉他,我去沈阳了。那天我们聊了很多过去的事,他有点紧张,怕无意说出的话勾起我的回忆,看我表现得很平静,他也就放心了。

  “我过两天去青岛出差,要不你和我一块去吧?”他说。

  “行呀!我还没见过大海呢。”我说。

  我告诉家人,我和阿建去青岛。父母很高兴,他们早就想让我出去走走、散散心,可是我当时的情绪,再加上身体没有完全康复,他们不放心,这次有阿建陪我,他们就放心多了。

  到青岛之后,我才知道,他根本不是来出差,而是找借口陪我出来散心。我很感动,自己很幸运,能有他这样的朋友。我们在市区呆了两天,然后就去了海边,站在海边,面对大海,心里感慨万千,我想我应该学会忘记。就算是为了父母,我也应该振作起来。

  在青岛玩了半个月,回到X市,父母看到了我的变化都很高兴。我和家人说:我想辞掉工作!他们表示赞同,他们很清楚,如果再回C市工作,那里的很多地方,都会勾起我的回忆,对我没有什么好处。

  我去单位办理完手续,去悠悠家看望她的父母,他们的情绪也好多了,我把我的决定告诉他们。

  我们去了一家过去常去的饭店,算是他们给我送行。那天的酒喝得很压抑,

  因为我们说话都很小心……

  在家里住了几天,我决定把我的打算告诉父母,我本来过些日子再和他们说的,但是得知父亲在给我联系工作单位,所以,我想现在就告诉他们。

  “我不想留在C市,也不想回到X市,我想去北京,我想到一个新的环境闯一闯。”我开门见山地说。

  他们很惊讶,没有说话。

  “没别的,我只是想出去闯闯,这些年一直靠家里照顾,我也不是小孩子,应该出去锻炼一下。”

  老爸点了点头,老妈沉着脸,看得出来,她不太情愿。

  “你们放心吧,我能照顾自己,我昨天去医院看过了,锁骨也没事了。”我说着,把胳膊轮了两圈。

  我想尽方法,终于说服了父母……

  送我那天,老妈又哭了,我笑着说:“你看你,我又不是不回来了,再说了,三叔在北京,也能照顾我,以后你们去北京玩,也有了住的地方。”

  老爸也劝了她几句,老妈脸上也有了点笑容。

  上火车之后,我也在想,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留在X市,以我家里的情况,无论是找个工作单位,还是自己干点什么,都不是难事。如今只身一人去北京闯荡,说着容易,可结果会怎么样呢?算了,既然已经出来了,就没有后路可以退了,也不应该再想这些庸人自扰的问题了。

  到北京之后,老孙(大学同学)来接我,给家里报了个平安,然后找了一家饭店吃饭。

  “你得有个心理准备,北京这地方本科毕业生满地都是,而我们只是大专,这就是我们的弱势。”他开门见山的说。

  “我来之前就想过了,我们比打工仔也强不到哪儿去,既然出来做,就得看清楚自己的实力。”我笑着说。

  “看你说的,好象出来做小姐似的!”老孙笑了,我也笑了。

  “今天给你接风,喝个痛快,不醉不归!”他说。

  “你上学的时候不是滴酒不沾吗?”我问他。

  “唉,生活所迫呀,来,干一个!”他说着,喝了一杯啤酒。
       他和我说了他在北京这1年多的生活,我听得很认真,因为这对我来说是经验。

  后来他的确喝了个痛快,让我不痛快的是——我还得背他回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10:02:06 显示全部楼层

色狼是这样炼成的。

车为媒
  第二天早上起来,我就到他帮我联系的公司面试,公司规模不大,不过环境还可以,很干净。面试也算顺利,主要是因为我的口语比较好,他们恰好正需要一个英语方面优秀的人。

  我回去等通知,没过几天,公司就通知我去报到,我对老孙说:“以后就不用你养我了,而且我也要承担一半的房租和生活费。”


  “看着你一点点长大,现在也能自己养活自己了,我真为你高兴,唉,不知不觉发现自己老了。”他说。

  “你丫少在这儿装蒜,走,咱俩去庆祝一下,不过今天说好,不能就你一个人喝痛快,我晚上可不背你噢!”我说。

  “你面试的时候怎么没告诉他们你的另一个强项——喝酒。”他笑着说。

  “靠!我也不是去做小姐,我可不想天天既陪笑又陪酒。”

  老孙逗得哈哈大笑。

  “对了,你以前在哪儿做的?”吃饭的时候他问我。

  “老大,你能不能换个词,这个‘做’字听着这么不舒服呢!我以前在C市直机关工作。”

  “在机关和在公司区别还是很大的,你得多注意。不过没事,你这人聪明,很快就会适应的。”他说。

  “你不用给我戴高帽,今天无论如何我也不背你了。如今,我在经济上已经独立,再也不用巴结你了。”

  我们一起大笑。

  后来,我还是背他回家了。这家伙真不像个东北人,不喝还好,一喝就多。

  第二天去公司上班,主任给我介绍其他同事,然后给我分配工作。就这样,我开始了打工生涯。

  我的生活还算丰富,北京毕竟是首都,有很多方面是C市、X市所无法比拟的。下班之后,我去音乐学院上课,学声乐、学器乐,能学的我都学。不光可以打发时间,而且可以修身养性,陶冶情操。除了上课之外,我还经常和朋友去泡吧,我住在朝阳区,离三里屯酒吧街不远,在北京呆了3年多,那里的酒吧基本都泡遍了。

  几个月后,“捷达”的出现,让我又一次遭遇了爱情。

  我喜欢叫她“捷达”,因为她和我的捷达车是在同一天出现的。

  那天早上,三叔来看我,聊了一会儿,他说他要换车,想把他的捷达作价一万元卖给我,我笑了,我知道这一定是我爸的意思。

  “一万太离谱了,要不两万吧,我考虑考虑。”我说。

  “那就两万吧,钱你爸已经给我了。”他说。

  “那可不行,我买就得我花钱,况且,两万我还是有的。”

  “你小子分得还挺清!”他笑了。

  他从包里取出车钥匙,还有行驶证等手续,递给我。“这车我开了4年,没刮没碰过,到你手里,不知道能造成什么样,好了,送我回去吧。”他说。

  “看你说的,我也是爱车如命的人,再说了,我的水平你也是知道的。”

  把三叔送回家,我看了看里程表,我说:“正好30公里,就按每公里1.5元算吧,总共45元,这钱从车款里扣除。”

  “小兔崽子,这就开始和我算帐了。”他说完,给了我一拳。

  终于又有车了,我心里激动万分,先开着它在市区里遛了一圈,然后去上音乐课。下课之后,去停车场取车,刚要发动车,看见旁边有一个黑影,吓了我一跳。

  “师傅,我车打不着了,劳驾你帮我看看,谢谢了。”她说。

  我下了车,是个女孩,很漂亮的女孩,尤其是她有一双和悠悠一样漂亮的大眼睛。我跟着她过去。靠!一辆超酷的尼桑轿车,自以为对车很懂的我,居然说不出这车的型号。我问她,她也不知道,连自己车的型号都不知道,我猜想她八成是被大款包的二奶,北京这样的女孩随处可见。别管人家是什么人,能帮就帮一把,我上她的车,按按喇叭,不响;打开车灯,不亮,别的不用试了,一定是电瓶的事。

  “你把引擎盖打开,我看看线路。”我对她说。

  她一定是没听懂我的话。

  “引擎盖,不,机器盖开关在哪儿?”非逼着我唱“通俗”。

  她苦笑着,摇了摇头,算了,我还是自己找吧。

  好不容易才找到,打开一看,线路连接没问题。

  “电瓶没电了!”我和她说。

  “那怎么办呢?”

  “充电呗!”我说。

  “怎么充呀?”她说。

  “出了门,右转,到路口左转,大概500米,好像有个修理厂,我平时上课的时候看见过。”

  “太感谢你了。”她说完,就上了车。

  不一会儿又下来了,“那我怎么把车开过去呀?”她问我。

  我晕,天底下还有这么笨的人。

  “你在这儿等着吧,我到修理厂把修理工接过来。”我说。

  我到修理厂后,说明来意,那里的工人都忙着呢,抽不开身,没办法,我只好借了一根电源线,回去之后,用电源线把两车的电瓶连上,帮她打着车。然后对她说:“你开车跟在我后面,千万别熄火,OK?”她点点头。

  到修理厂后,我让修理工给她换了个备用电瓶,然后给她的电瓶充电,让修理工给她查一下电路,安排完毕之后我就走了。她又向我致谢。

  回家的路上,想想刚才那个不懂车却开好车的女孩,我笑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10:02:42 显示全部楼层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1)

  1周以后,下课的时候又遇见她。她老远就跑过来。

  “那天真谢谢你!”她说。

  “没什么,后来检查电路怎么样,收了你多少钱?”我说。


  “他们说有个地方漏电,换了个什么开关,收了我270元。”

  “你一定是被宰了,不过也正常,不宰你还算北京人嘛!”

  “你这打击面也太大了吧,你对北京人有成见呀,这么说你不是北京人吧?”

  “不是。”

  “你哪里人呀?”

  “我是B省那旮搭的。”

  “哈哈,对,都是活雷锋。”她笑着说。

  “感谢你那天帮我修车,我请你吃顿饭吧。”她说。

  “多大个事儿呀,用不着!”

  “应该的,那首歌里不是唱了嘛‘老张请他吃顿饭,喝了少了他不干’”她说。

  我心想,这个“二奶”还挺幽默。

  “甭客气,想吃什么,说!”

  “成,那就吃东北大炖菜吧,我知道一家,价格便宜量又足,你开车跟着我吧。”我说着向车走去。

  她跟着我,居然上了我的车,我问:“怎么,今天没开车呀!”

  “以后就没车开了。”她说。

  八成是被大款甩了,车也收了,不过你最好别打我主意,我的收入不高,养不起你。我心想。

  “你在这学什么?”她问我。

  “声乐。”

  她笑了,笑得我莫名其妙。

  “什么意思?我学声乐有什么不对吗?”我说。

  “没什么,我没去过东北,东北人我只知道赵本山,还有二人转。”她笑着 说。

  “赵本山是我的偶像,也是东北人的杰出代表!”我说。

  “你会唱二人转吗?”她突然问我。

  “让我想想。”然后我清了清嗓子。

  “正月里呀是新年那,大年初一头一天那……”我唱了一段《小拜年》,逗得她前仰后合。

  说着话就到地方了。

  我点了3个传统的东北菜。要了一瓶哈啤。我们天南地北地聊了很多,她说她在学院进修小提琴,还给我讲了很多小提琴方面的知识。

  “你会不会跳舞?”她问我。

  “不会,我小脑不发达,平衡能力不好。”我说。

  “那我教你吧,包你学会,现代舞、伦巴、恰恰,我都行,我可是专业舞蹈演员。”她说。

  “是免费的吗?”我问。

  “放心,给你个优惠价。”她说。

  我心想:完了,这饭真不是白吃的,看来她真是穷疯了,连我的钱也想挣!

  后来又聊了一会儿,然后我就送她回家了。她家还真远,又费了我不少油。

  ……

  过了1个多月,我去上课,在门口遇见她,奇怪的是,她没和我说话,好像我们不曾相识。前段时间我一直在躲她,怕被她缠住,可如今她对我不理不睬,反倒让我有种失落感,算了,她一定是找到了新的主顾,我猜想。

  下课后,我往停车场走,远远地看见她站在我车旁边,我犹豫了一下,然后走了过去。

  “如果你没有非常重要的事,陪我聊一会儿?”她说

  “嗯……好吧。”我说,“看来她还没有放弃我。”我心想。

  “去哪儿?”我问。

  “就在这儿吧,挺静的。”她说。

  我们没说话,沉默了好一会儿。

  她手机响了,她和对方吵了起来,别的没听明白,只听清她最后说了一句: “我就在北京,我哪儿也不想去。”然后就哭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事情的经过,也没法劝她。

  “走吧,找个地方,我想喝酒。”她说。

  “还去吃大炖菜吗?”我问她。

  “不去那儿,吃不惯那破玩意儿,你就按我说的走吧。”她说。

  我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和她去,但是车已经启动了。

  在她的指引下,到了一家外国餐厅,进去之后,看装修风格好像是俄罗斯的,我当时想的是,这顿饭不会让我买单吧:- (

  她点菜的样子很熟练,想必是经常来。

  “其实我是东北人,不过很小的时候就去了俄罗斯,后来随家里来到北京。”她说。

  “哦。”我说。

  “能喝点吧?”她指着一瓶大肚洋酒对我说,没等我回答,就给我倒了半杯。

  “你没什么想问我的吗?”她说。

  “暂时没有。”我回答。

  “算了,来,XX(俄语干杯)。”她说。

  我一直对自己的酒量很有信心,不过这次完了,没喝多少就有点难受了。

  看得出来她很难过,她没说为什么,我说了很多在C市以及来北京之后的一些事情,总之都是一些很搞笑的话题,逗得她哈哈大笑。

  后来我有点喝多了,再加上路不太熟,我们打车回家的。

  第二天起来,刚一开机,就接到她的电话:“你没事儿吧,手机打不通,我还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哦,没事,不和你说了,我要迟到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我的语气很冷漠,因为我昨晚回来之后想了一宿,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以后再也不能和她接近了。说心里话,我很愿意交她这个朋友,她很活泼,说话也很风趣,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她这样的女人,不太适合我,我在北京可以说是一无所有,惟独有台车,还是亲戚低价处理给我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10:03:27 显示全部楼层

色狼是这样炼成的。

东北人都是活雷锋(2)

  后来她再打来电话,我就找各种借口,或是干脆不接。

  为了躲她,我好久没去上课了。老师给我打电话,告诉我今天的课很重要,如果有时间,最好去听,我想了想,我为什么要躲她呢?我也不欠她什么,怕她干什么……

  下班之后,我开车去上课。下课出来,我看见她在我车旁边,没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  
走过去。

  “你什么意思呀?”她问我。

  “没什么意思。”我说。

  “那你老躲着我干什么?”

  “我为什么要躲你,可笑。”我说。

  “有话你就直说,你是不是男人呀, 别磨磨叽叽的,整的好像我巴结你似的。”她说。

  我当时就生气了:“你他妈说谁呢?……好,那我就和你说清楚,你找错人了,我没钱,就这台破捷达,也不是我的。”

  她气呼呼的,半天才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俄语,然后就跑了。

  看着她跑远了,我长出了一口气,真痛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10:04:56 显示全部楼层

色狼是这样炼成的。

道一个歉好难(1)

  和老孙吃饭的时候,我把事情当成笑话一样和他说。

  “你脑袋里进水了?你凭什么判断人家就是被包的呢?”他突然说。

  “她连自己车的型号都不知道,还有,能看得出来,她经常出入高档场所,她手机基本都是男人打来的,她从来不说她家里的情况,搞文艺的这种情况太多了……”我一条一条说  
着自己的根据。

  “举个简单的例子:看见大款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在一起,她有可能是他的情妇,也有可能是他的秘书、亲戚、女儿……再说了,就算人家是二奶,可能也只是想和你交个朋友,你也用不着那么说人家呀。如果按你说的,那女孩层次应该很高。 北京有钱人海了去了,她更不可能找你这种开捷达的主儿!”他不屑一顾地说。

  细细一想,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我真有点后悔,那天晚上我一宿没睡,最后决定,有机会一定要向她道歉。

  给她打了几次电话她也没接,上课的地方也没再见到她,我想我可能没有机会向她道歉了。

  我送过她一次,知道她家的位置,但是不知道具体是哪个楼,我有事没事就去她下车的地方等,希望能够遇见她。

  那天上午我又去了(大概是第9次),刚到不一会儿,我就看见她了,我忙跑过去,可是晚了一步,她开车走了,我赶快开车追。我不停地打喇叭,变光,她一定是认出我的车了,她不但没有停,反而加快速度。我很犹豫,跟得太近吧,怕她着急,别再出什么事;不跟了吧,以后可能再也没有机会见到她了。

  我一直跟着她,并保持一定的距离。也不知道跑出多远了,我看见她停车了,仔细一看,惨了,是交警示意她停车的!

  我把车停在一起,走过去,心想:这下完了,还没等道歉呢,先害得人家违章了!

  她和交警同志争辩,看我走过来,狠狠地瞪了我一眼。

  交警说她占道(她开的是皮卡)。我仔细看看这条路,然后对交警说:“这条路不算三排道,旁边的只能算是非机动车道,双排道上根本谈不上占道。”在C市的时候,有过一次类似的情况,我详细查阅过交通法规,所以很有把握(朋友们如果在这种车道上被判为占道,一定要据理力争哦)。

  交警有点迟疑了,我又接着说:“而且呢,有点特殊原因,后面那辆捷达是她的,她一直开轿车,头一次开皮卡,不太适应,下次一定注意。”(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在给交警台阶下,要不他面子上过不去)。

  “你谁呀?”交警说。

  “我是她爱人。”我满脸陪笑。

  “下次多注意,走吧。”他说。

  “靠!如果不是嫌复议麻烦,非和他理论一番!”我走过去,满脸堆笑地说:“我还有点儿用吧?”

  “我真想一脚踢死你!”她说完之后,笑了。

  “回去之后,我是又好气又好笑,你竟然以为我想傍你!你太高估自己了吧?凭什么呀!”

  “其实是我自卑,我故意那么说的。”

  “你能不能实话实说?”她突然有点生气了。

  “好,我说,不过你可别生气:一、你连自己车的型号都不知道;二、看得出来,你经常出入高档场所;三、你手机基本都是男人打来的;四、你从来不说你家里的情况;五、搞文艺的这种情况太多了。回答完毕。”

  她笑得直不起腰来,过了半天才说:“现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一、车是我哥的,他很少让我开,我当然不知道型号;二、我在俄罗斯长大,习惯吃俄式菜,经常去那个餐厅;三、我的男性朋友居多,因为我不喜欢女孩的斤斤计较;四、我的家庭特殊,不便和外人说;五、 别人怎么做我不管,但是我不会那么做。最后补充一点,就你的经济实力,说你傍我还差不多!”

  她又说:“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是因为你很豪爽,很热心,很幽默,而且长得还算帅,还能陪我喝点酒,而且和你在一起很放心、很安全。”

  “你说的安全指的是什么?”我问她。

  “上次我有点喝醉了,但我大脑很清醒,你没借机占我便宜。”她说。

  “我当然不会做那种苟且之事,而且,我上次比你醉得还厉害,回去吐了个半死!”说过之后,我们都笑了。

  “你请我吃饭吧,当作赔罪!”她说。

  “成,不过这次最好别吃俄式了,我这两天肠胃不太好。”我说。

  “那吃辣的你行不行?”她说。

  “太行了,我就好这口儿。”我说。

  我们去了一家四川麻辣火锅。

  点完菜,她一直看着我。

  “你是不是看到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我说。

  “有一点儿。”她说。

  “我告诉你吧,我有四分之一的维族血统,你看我的眼睛、肤色、面部轮廓。”我说。

  “怪不得呢,原来我喜欢和你在一起,是因为我的俄罗斯情结!不过,我感觉你更像前几年在街上烤羊肉串的新疆大叔!”

  唉,又被她借机挖苦了。

  吃完饭,她说想找个地方跳舞,不用说,这一定是她的强项。

  她跳得比我想像的还要好,不愧是专业选手。

  “你以前不是说要教我跳舞吗?”我说。
        
       “行呀,不过以前的优惠价没有了,现在得按时间收学费了。”她说。

  “那总得有个价吧?学一天多少钱?”我问。

  “那我得想想怎么定价!”她说。


  我突然笑了,笑得她莫明其妙,问我笑什么。

  “哈哈,说来说去,不还是我包你嘛!”我一脸坏笑。

  她发现自己上当了,把我毒打了一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10:05:32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点想你(1)

  从那以后,我和她——小娜成为非常要好的朋友。

  她教我各种舞蹈,酬劳是下课之后,我要请她吃饭。开心的时候,我们一起开车出游;不开心的时候,我们一起喝酒,有时喝得昏天黑地。通常第二天她会问我:“我下眼袋是不是出来了?我脸色是不是很难看?唉,下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这么喝了。”


  不过,说归说,下次喝酒的时候,她把说过的话全都忘了。

  除了两个话题之外,我们无话不谈——她的家庭,我过去的恋情。

  她的出现,不仅丰富了我的生活,也让我的视野变得更加开阔,认识一些她的朋友,我才知道,原来这个城市里,还有很多人以其独特的方式生活着。

  有一次,她介绍我认识她的一个朋友,一个画家(将来可能是)。那人长得很普通,不过,我总感觉他身上有一种力量,话很少,但他时常说出一些让人深思的话。小娜和我说,他以前是做生意的,一次偶然地机会,接触了绘画,然后就疯狂地迷上了,为了绘画,他放弃了很多东西。他让我看他的一幅新作,因为我不懂美术,所以不敢妄加评论。

  我说:“色彩和事物好像不够清晰、准确。”

  “如果想把事物记录得清晰、准确,那还不如直接用相机去照。绘画所要表达的是一种意境,一种愿望。”他说。

  回去的路上,我问小娜:“你很欣赏他的画?”

  “是的。”

  “你认识他多长时间了?”我问。

  “1年多了。”她说。

  “怎么没有迸发出爱情的火花呢?”我问她。

  “爱情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有时需要很长的时间去酝酿,有时它却在刹那间迸发。说到底,它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东西。”她说。

  我想起了和悠悠的爱情,然后点点头。

  回去之后,我想起了那个画家,然后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辞职。

  其实我在那家公司干得很不开心,原因和很多朋友一样:经理很器重我,有的同事就在背后使坏,虽然很多事情最后也真相大白了,但是我感觉很不舒服。

  后来发展到,我一到公司,心里就有一种莫明其妙的压抑感。

  辞职之后,我又开始找工作。找了几家,结果不太理想。想想自己已经出来1年多了,我决定回趟家。和她辞行之后,我就回X市了。

  在北京呆了1年多,回X市竟然有点陌生了。是呀,这个世界每天都在改变,唯一不变的只有亲人和朋友。老妈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天天和我说这说那,不过,她看到我气色很好,也就放心了。

  阿建出差了,4天后才回来,回来当天就直奔我家,我们一起出去喝酒。

  先是聊了一些彼此的生活,说了很多好笑的事。

  “感情方面有什么进展吗?”他问我。

  我摇摇头。

  后来我们谈到了小娜,我告诉他,我们是怎么认识的,还有我们之间一些有趣的事。

  “我感觉你好像爱上她了。”他说。

  “没有,我把她当哥们儿。在北京,你不在我身边,她取代了你的位置。”

  我笑着说。

  “有机会,我一定要见见这个人。”他说。

  “你怎么样,有女朋友了吧?”我问他。

  “唉,后来工作之后,生活圈子越来越小,我都开始相亲了。最多的时候一周相了四次,我都要疯了!”他说。

  “不是吧你?那也太残忍了!”我哈哈大笑,“有合适的吗?”我接着问。

  “有一个还行,处处再说吧。”他无奈地说。然后又给我讲了很多相亲的趣事,笑得我直不起腰来。

  有一天,我和几个朋友在外面吃饭,小娜打来电话。屋里很吵,听得出来,她有点不高兴,最后她说:“你到底回不回北京了!”然后就挂了电话。

  回来半个多月了,我真有点想她,虽然经常通电话,但我总想知道她此刻在做什么,心情好不好,以前总见面,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又呆了1个星期,我实在受不了了,我几乎每天都想她。我定了票,和大家辞行,然后回北京。

  下飞机之后,我直奔她家,我给她打电话,半天也没人接,我想她可能是回父母家了。电话通了:“谁呀,这么晚打电话?”她很不耐烦。

  “我,我回来了。”我说。

  “你在哪儿呢?我想现在见你!”她说。

  “是吗?那你就下楼吧。”我说。

  她扑到我怀里,我紧紧地抱住她,吻她……

  “我有点想你,真的。”过了很久,我说。

  XXXX(她又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俄语)

  “你还没吃饭呢吧?”她问我。

  “嗯,不过不太饿,你想去哪吃呀?”我说。

  “哪儿都不去,走,我给你做。”她说,然后就拉着我上楼。

  她给我做了一桌俄式大餐(很多都是半成品),然后不知从哪儿取出一瓶酒,一脸神秘地说:“整个北京也找不出几瓶这么好的XXX(俄语)。”

  一顿烛光晚餐,一对久别的恋人!当时的情景,想必以后不会再有了。

  我早上起得很晚,看见床头她留的字条:“我中午回来,饭在厨房。”

  我吃完早餐,坐了一会儿,头还是有点疼,又躺下了。中午的时候,她打来电话,说团里有事回不来了,让我等她晚上一起吃饭。我到客厅看电视,居然发现一辆自行车,好像还能骑,只是没什么气了,我推下楼,找地方给车胎打足气,然后去她们团接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10:06:06 显示全部楼层

色狼是这样炼成的。

我有点想你(2)


  我打电话告诉她,我来接她下班。

  等了很久,我看见一群人走出来。刚才停在阴凉处的几台豪华轿车从我身边开了过去,几个女孩上了车。(这世道真的变了)。又过了一会儿,她出来了,远远地向我跑来,看见旁边的自行车,二话没说就跳了上来。我骑着自行车,嘴里唱着何勇的那首老歌:“姑娘姑娘,你漂亮漂亮,警察警察,你拿着手枪,你说要汽车,你说要洋房,我不能偷,我也不能  
抢,我骑着单车带你去看夕阳,我有一个新的故事要对你讲……”我回头看看她,她笑得像朵花似的。

  我们在市场买了菜,本想回去一起做饭的,老孙打来电话,说晚上请我吃饭,而且有急事要告诉我,我俩商量了一下,然后打车去老孙说的餐厅。

  老孙看见我俩拉着手走进来,先是一愣,然后笑着说:“看来是你们有好消息告诉我,快和我说说经过。”

  “人心所向,众望所归,这是历史发展的必然结果。”我笑着说。

  “农夫山泉有点甜,老金说话有点玄。”老孙和小娜说。

  “你不是说有好事要告诉我吗?什么事呀?”我问老孙。

  “也没什么,我,我升职了。”他说。

  “好事呀,这得庆祝一下。”我说。

  “还有呢,大伟他们公司楼下新搬来一家外企,你去试试,一定行。”他说。

  “行,我明天去试试,今晚先给你祝贺,来,干一杯。”

  我去取车,先把老孙送回去,然后和小娜去了她家。

  “你没感到有点亏吗?”我问她。

  她摇头,说:“我知道你指什么,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嘛?你应该对自己多点信心,真的,在我眼里,你是最棒的!”

  我抱着她,差点哭出来。后来我们一起准备第二天面试的材料……

  第二天,我送小娜上班,然后给大伟打电话,问清地址去参加面试。

  等了很久才轮到我,进去之后,他们看了一下我的毕业证,我把我准备的资料递过去,老外摆了摆手,没接。

  “你是今天面试的人中惟一的大专毕业生,为什么没有再进修?”老外的第一个问题。

  “我一直在进修,不过不是在学校,而是在社会,我觉得社会实践中有更多的东西需要我学习,这些知识甚至比书本知识更重要。”我回答。

  “你以前在哪家公司,后来为什么离开?他问。

  我想了想,然后就坦率地告诉他辞职的经过,我特意补充了一句:“工作时的心情和同事间的配合,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工作效率和公司利益。”

  后来他又问了我一些专业知识,我一一作答。

  面试是用英语进行的,好在我的口语还可以,看老外表情,不算好也不算坏,我留下联系方式,然后回去等通知。

  回去后,和小娜说了经过,她不停地鼓励我。

  过去一周了,也没有消息,我正准备去其它公司参加面试的时候,接到了他们的通知。

  我喜出望外,迫不急待地把好消息告诉小娜。她也高兴极了,说晚上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

  她一进屋,就把我拉进厨房,然后打开冰箱和我说:“你看,我就知道你一定行,我早就把东西买好了,等着做大餐给你庆祝呢!”

  我当时就哭了出来……

  我们一起做完饭,品尝菜肴的同时,也享受着对方浓浓的爱。

  时间对了,环境对了,情绪对了,如同水到渠成一般!那晚,我们拥有了彼此的身体!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10:06:41 显示全部楼层
贫嘴老金的幸福生活(1)



  我辗转反侧睡不着,满脑子都是悠悠,她像影子一样,挥之不去。

  看着身边熟睡的女孩,我有种负罪感,这个时候,我怎么能够想另外的人呢?我一遍遍地问自己。

  突然,小娜醒了,“想什么呢?”她问我。


  “没想什么。”我说。

  她靠过来,我抱着她,我们聊了一会儿,我心情好多了。

  早上起来之后,我们又温存了一会儿。

  “快起床,今天有件很重要的事。”她对我说。

  “什么事呀,我周一才去报到呢。”我问她。

  “别问了,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她说。

  吃过饭之后,我们一起出门。

  到了一家商城,她让我和她一块进去。

  “原来是让我陪你逛商店呀!”我说。

  “当然不是了,走,进去你就知道了。”她说。

  她拉着我上了三楼,在一个男装区停下,营业员冲着我们笑了笑。

  “小姐,那天我看中的西装。”她对营业员说。

  营业员很快就把西服取来了。“前天我就看好了,你先试试。”她对我说。

  我试了一下,的确很不错,颜色、款式、面料都很棒。

  她让我转了两圈,一会儿远看,一会儿近看:“我的眼光还不错吧?周一到新公司报到,要给大家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外企是很注重形象的。”她说。

  “不用这么奢侈吧,打完折还9000多呢,要买就买套国货吧,顺便支持一下国营企业。”我小声对她说。

  “不行,这是我送给你的,我说的算。”她有点不高兴了。

  “行,就买这套,但是我自己埋单。”我说。

  “你再说,我真生气了。”她板着脸对我说。

  “小姐,麻烦你开票。”我故意提高嗓门喊,回头对小娜说:“我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我老婆送我一套法国名牌西装。”

  “你就能贫嘴!”她笑着说。

  本来要刷卡的,收款员抱歉地告诉我们:商城的系统出故障了,麻烦我们到楼下的银行取款。我陪她到银行,签回单的时候,我不小心看到了她的帐户余额:76XXXX元,我很吃惊,她怎么有这么多的钱!

  从商城出来的时候,我想起一件事,让她先回车里等我。我进了一家药店,先在感冒药、消炎药柜台前徘徊,借机寻找我要买的东西,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营业员走上来,问我要买什么药。

  “就是那个…那个事后用的那个什么药……”我吞吞吐吐地说。

  “你说的是不是紧急避孕药?”她说。

  我没回答,只是不住地点头。

  “在二楼左侧的计生药品柜台。”她说。

  我说了声谢谢,头也不抬地上了二楼,开票,交款。本来我还想买避孕套的,但是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出药店(想必很多朋友都有过类似的经历吧)。找到一家花店,进去买了一束漂亮的百合花。

  我把花递给小娜。

  “原来你去买花了,这束百合真漂亮!”她凑过来吻了一下我的脸。

  “除了花,还有一样礼物!”我把药递给她,并和她说了刚才的经过。她都笑出眼泪了,然后突然不笑了,在我的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XXXXXX(又说了一句俄语)。”

  “什么意思?快告诉我。”我问她。

  “一部俄罗斯电影里的台词:给女人买避孕药的男人是好男人!”她说。

  ……

  晚上我们又在那家俄式餐厅吃饭,我现在真有点喜欢俄式菜肴了,应该是爱屋及乌的缘故吧。

  “来,为了你的新工作、新起点,干杯!”她说。

  “来,为了我们的‘大饼’,干杯!”我说。

  她一脸茫然,显然是没听明白我说的话,我和她说:“有人说,爱情就像烙大饼,饼有两面,一面呢,就是情爱,另一面呢,就是性爱。你要是想把饼烤熟,你就得两面都烤,过一会翻个面,熟的快。你要是只烤其中一面,不管是哪一面,如果老不翻的话,最终你只会把它烤焦烤糊,是烤不熟的!”

  “你就能贫嘴!”她说。

  “没错,从此以后,我贫嘴老金就要开始幸福生活了!”我笑着说。

  我们都有点喝多了。

  “我想问你一个问题?在银行取款的时候,我看到你的帐户余额,我不是故意看的,你怎么有那么多钱?”

  “钱是我的,是我妈给我的,我不知道你怎么看,但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她说。

  “我能多了解一些你家里的情况吗?”我说。

  “可以,不过今天我不想说,没心情,以后我慢慢告诉你。”

  “我也有一个问题问你,你可能也注意到了,我没有落红,你对此怎么看?”她问我。

  我很奇怪她居然问我这个问题,我说:“虽然我是第一次实践,但是理论知识还是有的,是否落红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很多原因都能导致处女膜破裂,比如运动……此外,我觉得是不是第一次并不重要,我也谈过恋爱,虽然没到那一步,但我知道,两个相爱的人发生关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按照通常的标准,昨天是我的第一次,但是我认为不是,因为我的第一次早就给了自己。”她又接着说:“我是一个女权主义者,我很反感男人把女人分成处女和非处女,过分在乎女孩是不是第一次!男性通常从14-15岁开始自慰,也就是说,他的第一次留给了自己,反过来,他们却要求女人把第一次留给他们。处女膜从生理学的角度上来说只是女性性成熟前阻挡细菌侵入用的,后来竟然演变成男性判决女性是否贞节的标准!我成年之后,就用笔把第一次留给了自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3

主题

9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3084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5-9-1
在线时间
347 小时
积分
943
威望
0
 楼主| 发表于 2006-3-7 10:07:37 显示全部楼层

色狼是这样炼成的。

贫嘴老金的幸福生活(2)

  虽然以前听说过有人这么做,但我还是很震惊!我第一次意识到,她在俄罗斯生活多年,那里的环境、教育、文化背景对她的影响不仅仅是饮食习惯,更重要的是,塑造了她的人生观和价值观……

  第一天去公司上班,就遇到了问题:他们决定让我给美方经理当助理(我当时应聘的是技术人员)。主任把我带到经理办公室,我吓了一跳:原来经理就是那天面试时不断向我提  
问的老外。老外很随和,和我聊了几句,还夸我的衣着很有品位(他指的是我的西装),然后叫来一个同事,让她向我介绍公司的情况以及我的工作内容。

  1个月后,我接到阿建的电话,他说他要来北京开会,顺便来看看我。

  阿建来了之后,我和小娜请他吃饭。看得出来,他对小娜印象很好。

  我先把小娜送回家,然后我和阿建找了个清静的酒吧。

  “我他妈的真羡慕你!”他说。

  “兄弟,你喝多了。”我说。

  “靠!我的酒量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两年在国企没学会别的,就学会喝酒了,我说的是心里话!”他说。

  “我怎么就碰不到这样的爱情呢,像你和悠悠、你和小娜这样的爱情,妈的,差哪儿呢!你知道吗?我都打算结婚了,就是上次你回X市时见到的那个女孩。

  我也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很少,但是身边的很多人都是这样:到了结婚的年龄,然后开始相亲,遇到了一个各方面条件相当的,然后结婚……”他接着说。

  后来那天阿建真的喝多了,我把他扶回家。

  阿建走的那天,我和小娜去送他,他分别和我俩说了几句话,他让我好好珍惜这份感情,照顾好小娜,想必他和小娜说话的内容也差不多。

  1个星期后,阿建给我打电话,说他和那个女孩分手了。

  我拿着电话,不知道应该祝贺他,还是应该安慰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下一页 »
发新帖 回复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穿针引线网为中国服装穿针引线!
穿针引线网成立于2001年,是服装行业深度交流平台,穿针引线网一直在以实际行动促进业界同仁的联合与中国服装行业的发展。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