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论坛 家园 广播 积分充值 淘帖 马甲 签到 快捷导航 APP下载
穿针引线服装论坛»论坛 服装应用 品牌/摄影/打版/跟单/平面/创业/市场/管理/历史 文字赏析 永远有多远[ZT]
2019“市长杯”中国(温州)工业设计大赛第五届濮院杯PH Value针织设计师大赛2020“中华杯•太酷”大学生毕业季服装设计大赛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永远有多远[ZT]

[复制链接]
查看: 2908|回复: 7
跳转到指定楼层

23

主题

586

帖子

2

听众

引线元老

一花一净土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引线币
23755
精华
3
注册时间
2003-2-26
在线时间
663 小时
积分
616
威望
10

开坛元勋奖特别荣誉奖

发表于 2005-4-30 10:27:16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可能你们有人看过,可能你们有人经历过...现在让我们再回忆一次!




我所爱的人,她从不曾离开我,因为她永在我心里……

  永远有多远

  Laaface

  那么白,是我见过的最白的皮肤。包括我见过的老外,她穿著带有兰花的连衣裙,胳膊与小腿裸露在外边,圆圆的脸,鼻子周围有密密的雀斑,是那种丰满的女孩子。正在专著地看书,聚精会神的样子,让我不敢发出半点声响。那也许是部轻松的言情小说,剧中的情节不停地逗她发笑,只把嘴抿着,并不曾发出声音来。我竟看到了她的牙齿,黑黄黑黄的,我一下子不舒服起来,如果不是不爱刷牙或抽烟的话,那就是一种牙齿的病。

  录音机里放着老鹰的加洲旅馆,就我们两个人,这个下午还是有点热的,马路边经常有打伞的女孩经过。我点了一支烟,空气中马上弥漫了一股浓浓烟草的味道,她好象轻轻的咳了一下,我把烟掐了,拿了一本莎士比亚的《奥赛罗》漫不经心地看着。

  Call机响了,远方的朋友,找我有很急的事,看样子比上洗手间还要急的事情。可离我最近的IC电话也要150米,正在犹豫不决的时候。

  “这里有我,你去回电话吧!”她走过来说。

  “谢谢你。”话音刚落我已在门外。

  回来时,她坐在我的位置,一手拿著书,一只手含在嘴里,从表情来看,故事情节发生了变化,看到我进来,她要站起来,我说你坐吧。

  吃饭的时间快到了,我开始整理零乱的书架。门外人流多了起来,打破了一下午的寂静,笑声、车铃声不断,小屋的人渐渐多了,空气开始有点热热的。她看了看表,哟!5点要吃饭了,然后伸伸懒腰,对我说谢谢,拎起黄色的小背包,消失在人流中……

  这种生活可能是我一生最清闲的时候,在被挫折打击的筋疲力尽之后,我习惯了一种平静的生活,不去考虑将来。每天吃饭、睡觉、发呆,体重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每次往家里打电话第一件事先说体重,对于妈妈来讲,我的体重增加是她听到最好的消息。我拿起大杯子去可乐机那里接了一大杯醒目,一阵痛饮,把炎热驱散。然后点支烟,坐在那里开始发呆。正是下午2点,校园这个时候是最静的,只有食堂的工作人员在来来回回的搬东西,知了“吱吱”地狂叫这,我有点想睡觉了,把音乐的声音关小一点。

  商店里出来一个人远远的走过来,是她!昨天那个女孩,我想她是去上课的,却一直走到我面前,冲我笑了笑,雪白的皮肤,让人有点眩目,她到书架拿了本小说,好象是昨天看的那本,屋里有一把椅子,那是中午隔壁的男孩找我下棋时留在这里的。

  “我可以坐这里吗?”

  “当然。”我说。我的心情有点莫名的激动,也许是她打破了这夏日的寂寞吧。我想也许我们可以聊一聊,却找不到合适的话题,没想到这时候她开始说话了。

  “唉!整天看这些言情小说,千篇一律,一点意思都没有,你给我推荐一本好看的吧?”

  “好啊!这边有一本梁晓声的新作,蛮不错的。”我从书架抽了一本书给她。 她看了看, “太厚,看不了,咦!你在学英语呀?”

  “是啊!都快忘光了,恶补一下,你英语好吗?”我问。

  “不行,不行。我可能还不如你。”她竟大笑起来,露出两排黄黄的牙齿,“你能给我一支烟吗?”

  “好的。”我抽了一支烟给她,我想她可能捕捉到我的诧异了。

  “我可能抽烟的历史比你还要早。”她熟练地吐了一个烟圈。

  “抽烟对身体不好,可以让你苍老,变得早衰。还可以感染肺气肿、咽炎等很多疾病……”我滔滔不绝地讲起抽烟的种种坏处。

  她微笑着看我一口接一口反而抽的更凶。

  “不是有个医生说抽一支烟可以少活6分钟呢!妳算一下妳少活了多少天?”我接着讲。

  她突然停止了微笑很严肃地盯着我,眼睛也不眨一下,只有烟还萦绕着。

  我不明白她的意思,变得有点紧张,说“其实,如果一支烟能给你5分钟的快乐,何必去活那毫无意义的5分钟呢!”

  我话音未落,她大笑起来,爬在窗户上,捂住肚子,全身都在抽索。

  “你……你真好玩,能把自己的观点推翻,你真好玩!”她指着我说。

  “你没玩过我,怎么知道我好玩。”刚说完,我就发觉这句不幽默,她会生气的。

  果然她止住大笑,瞪着我足有半分钟,我们就那样僵持着,后来她又被我不知所措的表情逗笑,说:“你是无心的,我不怪你。”

  气氛开始缓和起来,我小心的把话题引到一个令人轻松的国际事件,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小屋的人多了起来,我才发现外面已经近黄昏,吃饭的时间又到了,她想告别,我的CALL机响了,她笑了笑你去回电话吧,我先在这里。

  电话是一个朋友来的,他正在医院抢救,想让我过去。我说你等一下,跑回小屋便收拾东西。

  “你要走了吗?”她问。

  “是的,有急事。”

  “那这么多的人怎么办?”

  “顾不了那末多,只好关了吧!”

  她停顿了一下说:“我在这里,你去吧!”

  “那多不好,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去吧,别担心!我等你回来。”

  我背上书包,骑上单车往医院奔去。

  抢救比较及时,我赶到时,朋友已经平静下来,我守着他打点滴。朋友说没事了,你先回去吧,我才发现10点了,想她还在等,便告辞了。

  校园的人已经很稀了,许多宿舍楼都关了灯,远远的看见她坐在那里,一个人边抽烟边看书。看到我满头大汗出现,她说你终于回来了,我快饿死了,我气喘嘘嘘的不停道歉。

  “我请你吃饭!”

  “太晚了,算了吧。”

  “没关系,很快的。”突然我又想不到去哪里,只好问她。

  “去北大那边吧,有家永和是二十四小时营业的。”

  我们两个人骑着脚踏车,往西南门赶去。她骑车技术好差,东倒西歪的,把过往的汽车吓的绕着她走。我有点担心,扶她,她挥手不要。

  她吃东西很少,只吃一些冰冻的冷食品,吃饭时,手里拿着烟,她只抽HILTON,而且是特醇的那种。喝着饮料,看我在那里狼吞虎咽。

  回去的时候,走到荷塘那里,她提议下来走走,我们把单车停在月桥,向荒岛走去。夏夜的荒岛是最美的,不知名的小虫卖力地叫着,参天的大树和整齐的排椅,圆圆的石凳。朱自清先生就是在这里写了那篇著名的《荷塘月色》。她走在草地上,慢慢的往前跳着,像只大蝴蝶,四周一个人也没有,走到湖边的大石旁,她坐在那里。

  “我有好长时间没有到这儿了。”她说。

  “我也是。”我坐在她旁边的树干上。

  她轻轻地讲她的故事,她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城市,爸爸是军人,妈妈是医生,家里就她一个女孩子,爸妈感情不好。她毕业于那个城市著名的一汽六中,中学的时老师就拿着清华的明信片让她看,上面印的是清华的主楼,老师告诉她有一天她会来这儿上学。后来愿望终于实现了,她就读清华建筑学院,明年要毕业了,却不知何去何从。

  她问我的历史,我给她讲我的经历,天南地北的流浪生活,到过许多城市,最艰苦的时候,拿酱油掺米饭吃了半个月,最快乐的时候,和航海的水手在甲板上喝啤酒到烂醉。南国迷人的风光……

  我想,我的生活一直是很低调的,有生以来,还没有如此倾心地和一个人来讲我的喜怒哀乐,一发不可收拾,竟不知到了何时,她依然津津有味地听着。我收住话题,提出送她回去睡觉,明天还要上课。

  宿舍的大门早关闭了,她没有叫楼长开门,不愿看她们的白眼。于是打算从门缝里钻过去,我帮她把脑袋塞进去,说头可以过去的地方,身体也可以进去。我们成功了,她在门缝和我说再见,蹑手蹑脚地上楼,不忘回头向我扮鬼脸。

  一整天我可能都在等她,知道晚上8:30,她才出现,穿了红花的裙子,皮肤显得更白了,手里拿着一瓶柠檬茶,这个夏天最流行的饮料。她没有说话直接去拿了一本书。

  “我在这里帮你看着,你可以去放风了。”她对我说。

  我如获大释的走出小屋,很夸张地伸了个懒腰,去了台球厅。

  9:30我回来时,她正在听音乐,看到我来,她摘下耳机。

  “你还没吃饭吧?”她问。

  “是的,要不要一起去?”

  “去哪儿?”

  “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我神秘地说。

  我带她去了语言学院里的那家日本料理,很多外国留学生都喜欢去那里,她看上去很喜欢这儿的环境,那些日本情调的装饰,以及穿和服的侍应生。她拿起菜单,选择喜欢的食物,并不停地和他们交流着什么。我建议她品尝一下日本的清酒,她欣然答应,我要了两瓶麒麟啤酒。她大概对我点的菜特别满意,一直在夸秋刀鱼的味道,周围环境很吵,日本留学生最多,他们大声的说笑加杂着艺妓的歌声,与其说是饭店倒像酒吧。

  她点了支HILTON,说我吃好了,你给我讲你的经历听,我想听。我把话题扯到文学和音乐上,她很诧异我对《二十四史》知道那么多,我说我看了好多中国古代的文学,说话都有点之乎者也的,当知道我会弹Guiter时,她更加兴奋,说好想听我弹一首《西班牙斗牛士》,寻找四周没有Guiter,她非常失望。我给她唱了一首自己写的歌,结束时,她不停地鼓掌,招来许多人的眼光。

  出来时,天阴着,远处传来轰隆隆的雷声,走到半路,雨滴不停下着,我们两个的衣服都湿了,她问我住那边,我说住圆明园,她说太晚了,回去怕宿舍的人骂她,想到我那里住,有地方吗?我住一间比较大的平房里,有个小院,那原来是个农家小院,床很大,但就一张,不过有地毯。我想我可以睡在地毯上。

  她被房子里的景象给惊呆了,颠着脚尖往床边走,拿着我的毛巾擦脸上的水。

  “这是我见过最乱的房间,你怎么住的?”

  “不好意思,等一下。”我飞快的把所有的东西往墙角里推。

  她坐在那里仔细地打量房子里的一切。

  为了打破尴尬,我把电视打开,放了一盘VCD。

  “妳先睡,睡床上。我还要洗澡,等一下我睡地上。”我说。

  “好的。”她拿了条毛巾被盖在身上。

  我没有浴室,洗澡的工具只是一根皮管子,接到水龙头那儿,就把水引到门口,那里有个下水道,

  雨还在下,我把衣服脱了放在门口,然后打开水龙头,水太凉,我只能洗的很快,又迅速地把身体擦干。等到我伸手往门里摸衣服时,却不在了,听到她小声笑,我知道被她拿走了。

  “你倒是进来呀!”她大声说。

  “求求你,别闹啦,给我衣服。”这是我没想到的。

  就这样僵持了几分钟,在我苦苦的哀求下,她反而笑的更放肆,外面太冷,我只好鼓足勇气冲进去,我想我第一次在一个女孩子面前裸体亮像。

  她躺在床上,看我进来,把脸扭过去了,我找了个床单缠在身上。从她手里夺过衣服穿上,顾不得衣服湿漉漉的,我开始收拾自己的床铺,关上灯说睡吧。

  我知道我们都没有睡着,终于她开口说话。

  “我想抽烟,睡不着,你上来说话吧!”

  我犹豫了一下,在这之前,我想我们都是因为太寂寞,才走到一起来,但绝对没有什么非分之想,她还不是我心目中的女孩子。或许,或许我们是哥们儿的那种朋友,没有特别的区分。我上了床,靠在边上,拿了我的烟灰缸放在中间,那是世界上最大的烟灰缸,其实是个小盆,我大约一个月倒一次。

  她慢慢地依偎到我身边,我哆嗦了一下,她说别紧张,给我讲你的故事(直到现在,我都不能确定她是否爱过我,但有一点是肯定的,我丰富的经历吸引了她)可我真的不想再提往事,我不是怀旧的人。她的手抚摸到我的伤疤,听到她小声地惊叹了一下,对于我的人生来讲,那是一次死里逃生的痛苦经历,讲到最最危险的时候,我们两个陷入了恐惧之中,不知从何开始,我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

  她把烟头扔掉,轻抚我的脸。呵!她的肌肤真的好细腻,有若凝脂,划过有触电的感觉,让我不能自持。

  “不要……不要……”她喃喃地说。

  可我已无法控制,两只手在她身体上来回的抚摸。

  “你原来做过这种事吗?”她问。

  “没有,怎么啦?”

  “那还是不要啦,我不能害你!”

  我们在床上争执着,把烟灰缸也踢下去了,终于她屈服了,在她的帮助下,我们做完了那种事情。

  “你感觉还好吗?”她说。

  “没什么,我感觉一点意思都没有。”我有点失望。

  “等你做多了,就会找到乐趣的。”她笑了。

  “也许……”

  我们并排坐在床上,我点了两支烟,给她一支。我问她的爱情是什么样子的,她长出了一口气,她的男友抛弃了她,他们谈了四年,他毕业后去了英国,就和她断绝了关系,那时她曾想过自杀,后来慢慢适应过来,她说不相信爱情,永不!!

  我叹了口气,为什么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不近人情的地方,每个人都要在痛苦中成长,如果有爱,爱是善良的吗?

  “制造天地万物的全能上帝呵!他用天山的皑皑白雪造就了你的肌肤;用夜空最亮的星星做了妳的眼睛;用最美的钻石做了你冰清玉洁的心……”那个晚上,我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美好的词语赞美她,我知道她喜欢听的,因为她一直未睡。

  接下来,她好象消失了。好几天,当我决定要找她时,她来了,说放暑假了,爸妈要她回去,最后说了保重,便走了。

  那是一个漫长而又无趣的暑假,天天喝酒、睡觉颓废的不成样子。当校园的人渐渐多了,我知道暑假已经结束,依然不见她,闲暇时,一个人坐在东大操场看新生军训。

  也许一切都过去了。我是有点多情,想到这里,我自嘲地笑了。她是她,我还是我,我不能求什么。

  她出现了,对我笑,夜色中,显得更加美丽。

  “你要下班了吗?”

  “你说呢?”我暧昧的看着她。

  “噢!天晚了,我想回去睡觉了,你送我。”

  “好的。”

  “我现在住外边,在北门外。”

  我有点诧异,在去北门的路上,我们都不知说什么好,只好简单的寒喧,走到北门时,她停止脚步。

  “你回去吧,别送了。”

  “你住哪边?”

  “很远的地方。”

  “很远是多远?”

  “就是最远的地方。”

  “最远是多远?”

  “你说呢?”她走了。

  我再也没有见到她,没有她的任何消息,连一个踪影也没有听说过,有时我怀疑这一切是不是真的。

  新世纪的第一天,我回到清华,一切依然,你呢?

  我终于明白了。

  最远原来就是永远。

  1999-10-12


感动........淡淡的爱~~深深的忧伤~~~永远的停留在你的回忆里!
"当你碰上令你厌恶和中伤你的人,你就当他是一张砂布,砂布会磨伤你,但是会让你更亮泽,而砂布却变的又烂又丑"

81

主题

1290

帖子

17

听众

引线元老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引线币
2199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4-7-23
在线时间
518 小时
积分
1354
威望
5

终身成就奖

发表于 2005-4-30 10:42:22 显示全部楼层
我抢啊。。。。。。。。。。。。。。。。。。。。 位置好好啊。

62

主题

855

帖子

2

听众

小学四年级

穿衣打扮-副版主

Rank: 10Rank: 10Rank: 10

引线币
656
精华
3
注册时间
2005-1-11
在线时间
192 小时
积分
885
威望
0
发表于 2005-4-30 11:30:56 显示全部楼层
最远原来就是永远。
天地悠悠 暫時無話

本欄小休 有緣再會

不離不棄 莫失莫忘

81

主题

1290

帖子

17

听众

引线元老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引线币
21990
精华
6
注册时间
2004-7-23
在线时间
518 小时
积分
1354
威望
5

终身成就奖

发表于 2005-4-30 12:08:05 显示全部楼层
一颗在尘世浮久的心
需要安静的反思
。。。。。。。

327

主题

6962

帖子

118

听众

论坛总版主

Rank: 38Rank: 38Rank: 38Rank: 38Rank: 38Rank: 38Rank: 38Rank: 38Rank: 38Rank: 38

引线币
108787
精华
4
注册时间
2004-12-18
在线时间
4657 小时
积分
7002
威望
80

管理楷模奖最佳斑竹奖最佳管理员

发表于 2005-5-6 01:34:07 显示全部楼层
哎。。。。。。。。。。。。
coin-coin旮旮微信:fdh-coin-coin
coin-coin旮旮微博:http://weibo.com/u/2672197873
穿针引线中国服装设计师品牌专区http://www.eeff.net/thread-392921-1-1.html

7

主题

95

帖子

2

听众

小学一年级

Rank: 4

引线币
656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6-1-2
在线时间
55 小时
积分
99
威望
0
发表于 2006-4-28 16:29:33 显示全部楼层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0

主题

1243

帖子

3

听众

小学五年级

梦游国度守护者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引线币
172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6-1-17
在线时间
654 小时
积分
1244
威望
10
发表于 2006-5-12 10:25:53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无心情看今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86

帖子

1

听众

小学二年级

Rank: 6Rank: 6

引线币
146
精华
0
注册时间
2007-5-7
在线时间
430 小时
积分
186
威望
0
发表于 2008-6-18 15:53:35 显示全部楼层
看的见的伤心是伤心,看不见的伤心是爱情!!!!!!
没有最好,只有更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新帖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穿针引线网为中国服装穿针引线!
穿针引线网成立于2001年,是服装行业深度交流平台,穿针引线网一直在以实际行动促进业界同仁的联合与中国服装行业的发展。
发布主题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客服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