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快捷登录

资讯主页 时装 趋势 街拍 人物 品牌 大赛 行业 学院 大学生时装周

时尚界终于承认,请明星坐在秀场前排其实也没啥用

2017-2-22 12:25    发布者: 织梦人 浏览量:997

就在一年前,凯蒂·霍姆斯(Katie Holmes)、詹妮弗·哈德森(Jennifer Hudson)和刘玉玲出现在 Zac Posen 秋季秀场上,成为焦点、为众人所瞩目。而在不到六个月后,波森主办了另一场较为低调的时装秀,到场名人则只有马林·阿克曼(Malin Akerman)、凯丽·本西蒙(Kelly Bensimon)和奥利维娅·卡尔波(Olivia Culpo)(这是谁?)

去年二月,克莱尔·丹妮丝(Claire Danes)、劳拉·琳尼(Laura Linney)以及艾米·舒默(Amy Schumer)出席纳西索·罗德里格斯(Narciso Rodriguez)的时装秀,明星光环使得这场秀熠熠生辉。而到了九月,设计师的狗仔队诱饵则只剩下了以杰西卡·阿尔芭(Jessica Alba)和杰西卡·塞恩菲尔德(Jessica Seinfeld)为主的几个明星了。

事情就是这样了。而现在,在新一季纽约时装秀前夕,我们可以预言其名人阵容同样会缩小,顶尖电影人和音乐人从他们荣耀的前排大座上消失了,有人说,他们逐渐减少的曝光率来源于他们不断下降的影响力。

122503p8d445548k84k44r
图片版权:摄影,Emily Berl /《纽约时报》;插图,Andy Chen。

早在 1980 年代就开始鼓吹与娱乐界人士友好关系的汤米·希尔费格(Tommy Hilfiger)说:“你还是可能在前排看到一些名人。”但是希尔费格建议,现在设计师和第七大道上的主要品牌需要重新考量他们的市场策略了。

他说,就其本身而言,“明星的出席并不能给服装业带来实质助益”。

这一认识在时尚圈慢慢被接受,这也是名人出席不断减少的部分原因。

事件摄影工作室 BFA 负责人比利·法雷尔(Billy Farrell)说:“在 1990 年代末和 2000 年代初,名人确实推动了时装秀的发展,作为室内摄影师,过去我常常拿到一份长长的名单,列明需要拍摄的人物。而现在不管是哪一场时装秀,能保证去后台或穿着设计师设计的服装坐在前排的名人通常只有一个,最多不超过五个。”

造成一线明星越来越少的因素如下:名人过度曝光、时尚界整体疲软,而最主要的原因是不断减少的时装秀预算。

时尚公关凯利·卡特龙(Kelly Cutrone)说:“和过去相比,人们的钱变少了,而且他们害怕了。”

因为知道回报微不足道,很多设计师不太愿意花费成千上万美元去请诸如杰西卡·查斯坦(Jessica Chastain)、朱利安·摩尔(Julianne Moore)或者流行文化代表 Lady Gaga 等名人到场,如果这些人出场,他们可能会跟放下身段同媒体说上一两句话,但也可能一句话也不说。

对设计师来说,这个话题比较敏感。一些人拒绝评论,比如 Marchesa 的乔治娜・查普曼(Georgina Chapman)和凯伦・克雷格(Karen Craig)、卡罗琳娜・海莱娜(Carolina Herrera)、马克・雅可布(Marc Jacobs)、罗德里格斯(Mr. Rodriguez)、杰瑞米・斯科特(Jeremy Scott)、黛安・冯・芙丝汀宝(Diane von Furstenberg)、亚力山大・王(Alexander Wang)以及王薇薇(Vera Wang)。

但是公关人员和其他幕后策划人员更健谈一些,他们认为,在众多原因中,其中有部份是因为消费者厌倦了。卡特龙说:“人们可以分辩出前排名人是花钱请来的。真的有人会相信德鲁·巴里摩尔(Drew Barrymore)和黛安·克鲁格(Diane Kruger)前往 Seven jeans 秀场,是因为她们喜欢这个品牌吗?”

而且更为麻烦的是,越来越多的人认为,“时尚已经失去了其盛名”。

122505khuf2k595o9hf4kx

2014 年《劫持 T 台:名人是如何抢走时尚设计师风头的》(Hijacking the Runway: How Celebrities Are Stealing the Spotlight From Fashion Designers)一书记录了时装秀名人前排的历史变迁,其作者泰里·阿金斯(Teri Agins)说:“现在的时装秀没有以前酷了。”阿金斯说,欧洲秀场可能还能吸引某类型的明星前往,其中有些明星是被欧洲秀场的声望所吸引,而另一些则是因为高报酬的化妆品或营销合同而不得不到场。但她说,在纽约,“(这么做的)新鲜感已经没有了”。

过度饱和也是原因之一。最近几年来,签发、审核和批准邀请函的都是公关团队、好莱坞代理以及高级造型师,再加上明星自己通常也每季频繁出没于各大秀场,因此他们的影响力也因为频频出现而减少了。

资深时尚公关詹姆斯·拉福斯(James LaForce)说:“在某种程度上说,我们煮了那只会下金蛋的鹅,大秀结束后,他们的照片仿佛铺天盖地而来。”

他补充道:“我们现在处于这一周期的末期,这听起来有点老派,像是来自另一个时代。”

大多数人认为,这一时代始于 1990 年代中期之初,那些过去分散在全城各展厅、画廊和舞厅的时装秀被集中呈现于布莱恩公园的大帐篷中。那时设计师考虑周到地在前排安排了他们的亲朋密友,以及一些公众人物,偶尔还有电视明星、百老汇新秀或者真正的巨星到场。

设计师丹尼斯·巴索(Dennis Basso)说:“他们穿着我们设计的衣服,我经常和他们共进晚餐,我认识他们的孩子们,偶而也给他们的孩子打扮打扮。”多年以来,在巴索的时装表演上,你可能看到黛安·索耶(Diane Sawyer,ABC 当家主播)和伊万娜·特朗普(Ivana Trump,特朗普前妻)并肩而坐,你也会看到玛莎·斯图尔特(Martha Stewart,家居女王)坐在玛丽·J·布利奇(Mary J. Blige,歌坛巨星)旁边。

巴索回忆到:“名人前排算是一种秀前娱乐形式。”它能带来服装秀本身可能无法提供的兴奋点。

在那个看似单纯的时代,时装秀是浮夸的交易会,是时尚买手、新闻记者和肤浅而衣着考究的女士的领地。但这个情形在上世纪 90 年代发生了改变,起因是乌玛·瑟曼(Uma Thurman)身穿一袭淡紫色的 Prada 出席了奥斯卡颁奖典礼。

122506rb2ljwwn5c5xzbwd
图片版权:Jeff Kravitz/Getty Images

纽约巴尼百货(Barneys New York)的创意大使西蒙·多南(Simon Doonan)认为:“这是个里程碑一样的时刻,设计师为名人造型是时髦行为的标志。”

实际上,(设计师为名人造型的)行为太时髦了,不久之后,坐满名人的时装秀头排就从一个稍有话题的亮点变成了时尚界的主要活动,这样的转变,阿金斯这样描述道:“曾经针对时尚界内部人士的排外仪式,变成了一个遍布了印刷品、电视和因特网上的多平台夸张表演。”在那段令人兴奋的日子里,秀场头排变成了时装秀内容的一部分。

如今,有人认为(真正的内容)贬值了。“名人的概念已经变了,不再必须是那种美艳惊人的好莱坞天后了,”美国时尚设计师协会的前任主席、时尚顾问费恩·马利斯(Fern Mallis)说。

天后似乎已经让位于吉吉·哈迪德(Gigi Hadid)、凯莉·詹娜(Kylie Jenna)和伊莉娜·沙伊克(Irina Shayk)等超模和社交媒体上的巨星了。这些流行偶像能带来大量的网络关注,但又不会像查斯坦女士和她考究的同类们一样庄重。

好莱坞著名出版人莱斯利·斯隆(Leslie Sloane)说:“崛起的时尚博主、真人秀明星和其他空有名气的人赶走了很多人。这些姑娘也许很可爱,但她们不够时尚。”

正如沉默的名人是如今令人不喜的趋势。Lady Gaga 出现在了从她的造型师转型成设计师的 Brandon Maxwell 上一季的秀场上,还配合摄影师摆出了有趣的造型,但她拒绝了记者采访。同样没有接受采访的还有 Zac Posen 秀场的霍姆斯(汤姆·克鲁斯前妻)和 Alexander Wang 秀场的詹娜,后者的九月时装秀是少数吸引到了鼎鼎大名的麦当娜和她女儿洛德斯(Lourdes)的活动。

122507wqlyxh6bx4lvnaha
2016 年 2 月的纽约时装周期间,Inez van Lamsweerde, Lady Gaga 和 Stephan Gan在 Brandon Maxwell 秀场以及猴子酒吧(Monkey Bar)的派对上。版权:Rebecca Smeyne/《纽约时报》

这样的吸引力一点都不便宜。具体数额不得而知,但内部人士估计,出场费能从 25000 美元到 10 万美元。希尔费格透露,在业内早已接受的“有偿露面”这种做法上, 安吉丽娜·朱莉(Angelina Jolie)这样的一线大咖能拿到接近一百万美元的酬劳。

这个随着明星咖位浮动的价码,通常会包括头等舱机票和酒店开支,以及服装、发型、化妆以及其他服务。毫无意外,这些东西的价格都高到惊人。但就在 2-3 年前,这些开支自然地被划归到了很多设计师的市场预算里。

拉福斯介绍,在分配预算的时候, “我们会评估这个情况。”这就有点像评估商品市场,开支会“根据能请来的明星和谁愿意来”进行分配。他同时还补充说:“最后我们都会说这钱花得物超所值。”

对于某些设计师,这种情况仍然意味着“让名人们身着我们的衣服出现能带来强烈的真实感,”设计师麦克·寇斯(Michael Kors)说。演员艾米丽·布朗特(Emily Blunt),托尼奖获奖人、百老汇明星辛西娅·伊丽沃(Cynthia Erivo)和西耶娜·米勒(Sienna Miller)等明星就出现在了他品牌的上一季秀场上。“你看到 T 台上的衣服,然后又在秀场前排的名人身上看到上一场秀的衣服,你就明白了,信息的传递也就完整了。”

没人会说这种名气游戏已经彻底玩儿完了,但部分设计师的注意力已经从演员和歌手转移到了另一种流行明星身上。

希尔费格说:“一些超模有着天量的社交媒体关注量,吉吉·哈迪德就是个中翘楚。她是带着异域风情的邻家女孩。”(哈迪德的母亲是荷兰人,父亲是巴勒斯坦人。)

希尔费格迅速地利用了哈迪德不断增长的全球影响力,邀请她走秀、拍摄广告和设计她自己的胶囊系列。这一系列动作的成功容易衡量,220 万社交媒体的点击,是前一年电子商务总量的 900%,哈迪德系列则创造了上千万的销售额。

很多人对此印象深刻,其中就有完全不同的另一类设计师。“我们明白这种合作里的力量,我们不会假装视而不见,”瑞安·洛博(Ryan Lobo)承认。他和拉蒙·马丁(Ramon Martin)设计了 Toms,主要目标客户是波西米亚风格的人群。

然而,洛博和马丁更愿意选择有着细微差别的方式,让名人营销返璞归真。在自己的秀场上,他们更愿意把座位留给忠实顾客,比如艺术家希琳·内斯哈特(Shirin Neshat,伊朗裔视觉艺术家)和卡拉·沃克(Kara Walker,非裔画家)等知名人士,以及桑德拉·伯恩哈德(Sandra Bernhard,喜剧演员)这类态度更偏左的人。“我们希望创造混合的吸引力,就好像那种出席客人们之前并没有交集的晚餐派对,”洛博解释道。

继续着这个比喻,马丁补充说:“这些人是我们个人的偶像,也会有其他人出席。你懂的,就好像我们总会在长桌的尽头再加上把椅子。”


翻译 熊猫译社 曾丹 Harry

最新评论

穿针引线网为中国服装穿针引线!
穿针引线网成立于2001年,是服装行业深度交流平台,穿针引线网一直在以实际行动促进业界同仁的联合与中国服装行业的发展。
发布主题 客服中心